衍墨轩WE彩票登录网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戏精的炼成(一更)

WE彩票登录:丧尸不修仙 作者:彩虹鱼 更新时间:2019-09-11 21:44
  丧尸不修仙正文卷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戏精的炼成“你都没发现小煞不在吗?”火宝幽幽。
  夜溪一顿,不免心虚:“我这不是被压制成凡人了嘛。”
  “有句话我想讲很久了。”
  “既然很久都没讲那就别讲了!”夜溪当机立断。
  火宝冷笑,才不如她的意:“我王,还记得当年给你采花酿蜜的光斑蚁吗?”
  夜溪眼皮子一抽,宫怨森森啊,我又没搞大谁谁的肚子。
  不过,光斑蚁...
  脸不红心不跳:“穆昀师傅把她们照顾得很好。”
  火宝又是一声冷笑:“还记得穆昀师傅呢?”
  夜溪嘶一声,拧眉瞪他,再揭翻脸了啊。
  火宝再三冷笑:渣渣。
  夜溪问他:“那小煞去了哪里?”
  火宝脸一黑:“不知道,一开始我和他在一起,但有次我被江湖人士追杀,分散了。”
  夜溪犹豫:“该不会碰见只母鸟吧?”
  火宝:“...”
  咳了声:“小煞明明三条腿,可见到他的人无一觉得奇怪。”
  夜溪点头:“投放这处神屠场的人,显然并没有真正去过凡间。”
  可他莫名其妙弄个凡间是干嘛?
  噗通噗通——
  突然有人从半空中掉下来,人数还不少。
  火宝飞快一扫,压低声音:“是跟咱们同批进来的。”
  夜溪微微点头:“神屠场还没结束。”
  火宝又观察了下,狐疑:“不对呀,我看他们神色,怎么有些仓皇?不是被神屠场抓住的仓皇,而是——突然换了环境翻天覆地的那种仓皇?”
  夜溪诧异,忙也去看,眯眼看了半天:“他们入戏了。”
  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但显然,已经忘了自己真正的身份,全都小心翼翼打量四周,一步一步谨慎的挪,完全忘了其实他们可以飞的。
  火宝:“小煞呢?小煞怎么还不出现?”
  夜溪沉着脸,出来的人就这些,说明没出来的那些折损在第一关情景里,八成已经身化能量送去了战场。夜小煞一个灵智不高的小东西也贡献不了几个点,难道没逃脱?
  心神感应也被压制用不出来。
  安慰火宝:“应该无事,我活着呢,小煞就不会有事。我没感应,就说明他还在神屠场里。”
  正说着,一道缥缈声音响起,吸引在场所有人注意。那无法辨认男女的声音说得云里雾里,大意是众人心性坚定,得了仙缘,有机会踏上长生大道,即刻有仙人降下,愿意的人便跟着走,自此大道无情。不愿意的,仙人亲自送入轮回,下辈子投个富贵好胎。
  哄——人群喧哗。
  火宝低语:“他们都不知道地府和仙人王不见王谁也不待见谁?”
  还仙人亲自送入轮回?呵,怕地府门被仙人摸一下都要整扇换掉的。
  “他们忘记了。”夜溪嘘一声:“这话里意思,愿意继续玩的还能多活会儿,不愿意的,要去投胎的,直接死翘翘送战场。啧啧,这神屠场,还真是戏多啊。”
  “咱怎么办?”火宝:“我才不要跟他们继续演,修行?成仙?成神?没完没了了。”
  他忧心着夜小煞呢。
  “看看。”
  她好奇来个什么样的仙人呢。
  鸾凤和鸣。
  天女散花。
  一时间荒野上空架彩虹,彩虹上有华盖飞奔而来,其下坐着位慵懒的女仙人。
  “这神屠场是个女人捣鼓的?”
  都是女人喜欢的调调。
  天姿国色冷若冰霜的女仙人随手一抛,一只仙舟在空中长大落在地上,闪烁着宝光。
  “求长生者上船。”女仙人冷冷的声色在激动的人群心头似鼓。
  一个人走过去,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地上就剩俩人了。
  大眼瞪小眼。
  火宝:好瞩目的感觉。
  夜溪:要不从众一回?
  女仙人替他们做了决定:“本仙这就送你们入轮回。”
  比雪还白的手才微微抬起——
  “啊——”
  “啊——”
  夜溪和火宝同时惨叫一声,特别大的声音,分别用右手扼住了自己命运的喉咙,口歪眼斜,轰然倒地。
  夜溪:“我不服!我不服!我不服!”
  火宝:“下辈子做个好人!”
  头一歪,咽气。
  女仙人:“...”
  仙舟上众人:“...”
  夜小煞:这个时候不放我出来从你们脑门子上由左飞到右吗?
  不知谁小声“啊”了一声,嘀咕:“仙人手段,果然莫测。”
  女仙子:我特么还能说什么?
  幸好她出场就冷着一张脸,这会儿也看不出什么异常来。
  仙舟飞起,跟在华盖后头飞过彩虹,终是不见。
  地上还掐着自己脖子的俩爬起来,遥望他们消失的地方。
  火宝呸呸两口,地上沙土大,摔倒的时候激起沙子落脸上了。
  “这仙子反应不够灵敏啊,换了我,说句‘人死臭皮囊’,一把火烧喽。”
  夜溪斜眼,无语的很:“感谢不是你哈。”
  两人便等,看那女仙人会不会杀个回马枪,或者说,另有人来处理他们。
  夜溪:“我估摸着,那一船人活不了了,掉海里,或者被巨兽吃掉之类。”
  他们所经的神屠场莫不是速战速决,哪有那个时间让他们慢慢修着仙再折损啊。便是幻境中时间流速不一样,投下神屠场的神也没那个闲时间凑情节——看凡间的种种破绽就知道了。
  火宝:“搞那么复杂,为什么不让大家在凡间里生老病死,不是更快?”
  “谁知道呢,恶趣味吧。想想,一个个满腹憧憬幻想着长生的时候——啪叽,嘶——莫不是在收集怨气?”夜溪提出一种可能。
  火宝哦一声,又觉得不太像:“那在凡间里让我们不好过不得了?我看那些人,气色都挺好,可见凡间的经历并不难。”
  夜溪想了会儿:“谁知道呢,神的心思谁猜得透。”
  两人静默了会儿,火宝自言自语:“我得琢磨琢磨,等我上了战场,我投个什么神屠场好。我一定要弄个别出心裁谁也没有谁也比不上的。”
  哟,志向挺大,夜溪想,谁也没有的?我有哇!
  来了兴致。
  “到时候咱们比一比,看谁的神屠场更好。”
  火宝切一声:“谁都说自己的好。”
  这倒是。
  那就定个硬性指标。
  “这样,不管用什么手段,迷惑也好杀戮也罢,咱们只比存活率。”
  “存活率?逃过的占几成?行,就赌这个。”
  夜溪奸猾的笑:“我赢了,你就去咬无归一口。”
  “你是让我死吗?不行不行。”火宝吓得差点儿蹦出火来。
  夜溪按住他:“你听我说呀,你不觉得你总是害怕无归吗?我是为你好,去你的心魔。”
  火宝呸她:“我怕他不是理所应当?神龙什么地位,火精什么地位?他拿我当盘菜都说明我是火精里出挑那一个。不行不行,这个不行。”
  夜溪加大力气,放缓了声音:“他老是欺负你,你就不生气?咬他一口怎么了,有我在,他还能把你怎么着?”
  火宝瞪着她沉默半天,开口:“为什么你能用声音蛊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