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WE彩票登录网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看听言

WE彩票登录:暗流之门 作者:海月佬鬼 更新时间:2019-09-11 21:45
  有一群人被安置在僻静的区域中关押,监牢的大门也都结实得很,哪怕是新修建而成也不存在质量上的问题。以格鲁古人的傲慢本来就不认为会发生什么,而随后还陷于了大讨论的混乱中,那就更是将他们都忘在了脑后。
  所以进行关押的地点实在是非常安静,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其他人来到这里了。而所谓的很长也都是囚犯们的自我感觉,任谁连着几顿都没东西吃都会很难熬,几乎每一次呼吸都会成为小小的煎熬。
  尽管他们一开始还担心不该再招惹了妖怪而保持安静,不想却陷入了一时无人理会的境地。
  由此可见愿望实现了也不一定是好事情,没什么存在感的家伙注定会被人忘到脑后。有时候曾经渴盼的特质却在另一些时候被人避之不及,但是却又根本不知该如何将其抛弃掉。
  这一群人里头有身材矮小的红皮人,他们眼下只能聚在雅鹿库吞和祭司的周围。至少在这里能听到关于自由和美好未来的想象,这多少可以让他们暂时忘记腹中的饥饿。
  矮小的家伙总是有着小短腿,能出现在这里就说明并没能从高科技的追击中逃脱。那一场快速又高效的捉捕简直如同噩梦一样,还没等他们多跑几步就全被抓住了。
  而在另一边的囚室中则关押着不同的人种,不过他们却是被教团成员主动转移过来的。这里其中既有冯潮及其落难家人,还有几个原本准备护送他们去临城的旭川手下。
  只是他们每个人都获得了一个单间,这样就没法聚在一起互相做安慰,就是连彼此的面目都看不到。想要交流也只能隔着牢门说些话,这样还能猜测将来会受到怎样的惩罚。
  之前也不是没尝试过逃生的办法,但经过努力后也只能将双手弄得生疼,并且确认了没法逃出去的事实。
  胆子小的就开始哭哭啼啼的垂泪不止,这些人主要是冯潮的家人和仆从。旭川的手下们则是搓揉着伤处不住叹气,他们在碰壁后也一筹莫展,并不知该怎样才能从眼下的困境中解脱出来。
  原本都以为这里只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小地方,只要稍微有点本事就可以在河青城里横着走。可但没想到在暗地里却有无法想象的东西在涌动,一件又一件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简直能摧毁自己的理智。
  这些事情有的只在传说中出现过,在见识过后可以让人感叹天地间的奇妙。而有的事情则是闻所未闻且匪夷所思,甚至能让观看过的每一个人都感到惶惑异常。
  也许世界观也可以变成实在的东西,这样他们就能听见这玩意在胸口中碎裂的声音了。
  因为不是随便哪个地方都能遇到飞天的高大武士,而穿着它们的并非是身材一致的妖魔。那些着甲妖人的体型竟比想象的要小太多,而且还在脸上长了四个眼睛。
  也不是哪个土着都都见证高级生产力的当场演示,一个寻常的天然洞穴居然当面被修整。不过是吃顿饭的功夫就将大部分工作完成,就是地面和墙壁也被修整得结实而平整。
  在这里呆着久了还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那就是之前所见的洞穴其实并不存在,只有所处的囚室才是一直存在,而且也将在未来继续存在下去。
  其实这也是受关押的所有人都获得的感觉,但这种错误认知对眼下状况并无帮助。尤其受到特殊对待的冯潮会感到更加的煎熬,因为他现在根本是在遭受缓慢而残忍的刑罚。
  单独关押固然是基本操作,但同时还将他的双眼、双耳和嘴巴都封堵了起来。
  尽管囚室中有光明却看不到,只有眼球在受到挤压后才会产生各色的漂移团块。尽管周遭存在交谈和哭泣声却听不到,这就令心脏的脉动和血液流动声变得愈加清晰。
  至于求救的想法则是根本都没有了,在过去被四娘软禁看押的时候就毫无效果,更何况是被一群妖魔关押了呢。
  而且他的双手也是被反绑在背后的,这样就算再不舒服也无法自由活动,更不用提自行除去脸上的蒙布了。
  这样的针对堪称是囚室中的独一份,虽不会造成外伤可也绝对不好受。就算对付江洋大盗也是过分了一些,但施加者也自有他们必须如此做的理由。
  这件事情的缘由其实还要与冯潮面部的几个伤疤有关,因为他也是在卡伦普闯入洞室后的受害者之一。既然王涛几人会被动地获得连同卡伦普的机会,那么这也应该适用于其他的个体。
  于是该这一位体验的也是一个都没错过,该见识的也都在半梦半醒中亲身经历过。这样被动旁观他人生命历程也算是极为少见的经历,就仿佛突然多增了几十年寿命一样。
  而他的根底依旧是基于过往得到的见识,所以同样对那一段幻梦中的经历缺乏更多认识。在之后所做出的应对方式也同红衣和卫等人没有太大差别,也都是咂咂嘴回味了一下印象深刻的部分,至于其他的则是通通地抛在脑后。
  可以说当时醒来后也没有怎么巩固印象,而随着时间流逝也将能忘的都忘了个大半。那么一段宝贵的经历就算是白瞎了,也不知以后是否还能获得类似的机会。
  也因此便使得该有的后遗症也不会缺,尤其是在他听到格鲁古人说话的时候。虽然听不懂大多数词汇却能理解整体意思,而若给足时间多听一阵还能跟着说上几句。
  那种感觉实在是微妙得很,以至于当时还做出了热泪盈眶的怪异表现。就相当于重新操起了几十年没再用过的语言,只要再努努力便可以似模似样地连听带说了。
  但他并没有因此获得更多好处,当时那来不及掩饰的举动直接就令其暴露了底细。其实也没法指望一个受惊过度的家伙能有多么冷静,尤其在遭到教团几人的共同注视后就更是如此。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