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WE彩票登录网

第七百七十五章:误会

WE彩票登录: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作者:水月陵 更新时间:2019-10-10 18:16
  “先生,能请你共舞一曲吗?”抬起头,但见维多利亚微笑着站在面前,周围还有不少羡慕的男宾,能与维多利亚跳上舞的还没几个,许多人翘首以盼,没想到她竟然会主动邀人,还是全场最下等的那个魔武士,均纷纷猜测陈霖的来头。
  陈霖大感有面子,将方才华史所说之话丢到一边,划入神棍行列,然后拉上了维多利亚的纤纤玉手:“当然,我深感荣幸!”回过头去,想对瞧不起自己的格蕾琳炫耀一番,但那位跳脱的女天才药师已消失在人群中了,耳边只剩下她聚声术所留的残音:“我也正式发出邀请,晚会结束之后,请到我的炼丹房来!”
  在有位大美女近在咫尺,体香可闻的情况下,但陈霖的心却奇迹般地飞到了别的地方,这种情况对陈霖来说实在不可思议。不是因为圣言祭司的警告,也不是因为天魔号的密切,一切都缘于格蕾琳走之前留下的那句话。
  根本现在的情况看来,舞会结束后已经是午夜时分了,为什么格蕾琳还要邀请自己到她的炼丹房去呢?按道理她是不可能看穿自己的药师身份的,整个阿卡林除了麦克我赛尔、婷婷、林菱,以及洛娜丽莎少数几人知道外,也数不出别的了。
  因此陈霖可以断定,格蕾霖找他是为了药物之外的事情。身兼相同职业,他自然清楚药师的炼丹房是一个清净之地,绝不容被人骚扰,那么届时当然就是二人相处了。午夜,静室,孤男寡女,一连串暧昧的词语蹦出来,陈霖脑中情不自禁就跳出了不好的念头。难道那个格蕾霖对自己有意,虽然外表上一点都不像,但女人心海底针,她们心里真正的想法是没人猜得到的。又或者是维多利亚将自己在海上的英雄事迹告诉了格蕾霖,勾起她的爱慕之情,为了掩人耳目,却故意表现得很冷漠。一念到此陈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沾满了食物碎屑与果酱的“帅气”脸庞,自信油然而生。虽然在炼丹房里行事有点荒诞,但古往今来在柴房,田野,山洞,甚至幕天席地偷欢的狗男女都多得是。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虽然那个女人性格比较不讨人喜欢,胸部可怜得很,不过还是有几分姿色的,老子就勉为其难将就一下。牺牲与房间里那个更漂亮,更丰满,更高挑,更性感地美女秘书欢愉一晚的机会,满足她的英雄情结好了。陈霖大度地做下决定,脸上自然而然地露出了淫笑。
  “哎哟!”
  惊呼声陈霖从幻想中回过现实,见到面前脸带微嗔的维多利亚。
  “哎,不好意思,维多利亚小姐,我踩到你了吗?实在对不起。我地武技太烂了。”陈霖搔了搔头。
  “不,你的基本功很扎实,只是好像有些心不守舍。难道维多利亚的邀请给先生带来了烦恼?”她微微有些懊恼,陈霖在这时候走神,对任何一位美女都应该是个不小的打击。
  陈霖忙大摇其手,连声否认:“不,不。怎么会呢,能得到维多利亚小姐这样高贵美丽的人青睐,是任何一位正常男子都深感愉快的事情。这点我绝对可以保证!”
  维多利亚微微一笑:“那,我能问下先生刚才在想什么吗,竟然那么入神,我问了好几次你才反应过来呢。”
  陈霖当然不会告诉她是与格蕾霖等下的约会,呵呵笑道:“也没什么,只是刚才有幸得到了华史大祭司的指点,于武技上有所领悟,你知道,这种宝贵的时刻通常都是灵光一闪。错过的话就很可惜了,所以嘛……”
  有圣言祭司做挡箭牌,维多利亚自然不会再追究了,释然道:“原来是这样,那是我错怪你了,很抱歉,不知方才是否打断先生地思路。”
  “没有,思考已经结束了,我现在思考的是,能不能邀请维多利亚小姐与我多跳两支?”
  “当然,没问题。”
  于是苦苦等待维多利亚有空的其他男宾们在这首曲子结束后大失所望了,甚至再下两首维多利亚也被那个衣袖上沾着果酱地恶心家伙“霸占,着,陈霖厚颜无耻地享受着与美女温存的时刻,对一道道杀得死人的妒嫉目光视若无睹。双方相谈甚欢乐,虽然至今陈霖尚未明白维多利亚为何会特别看重自己,如果仅是为了船上的那次解围之恩的话,就有点过火了。如果说她要拉拢人,能杀掉非多利虽然很强,但还不至于比拥有家族背景地人那样得到更优越的待遇,况且她也明白自己非水都之人。
  不管怎么说都好,只要相处愉快就好,陈霖并不打算过问。几首曲子下来,陈霖风光抢尽,心满意足地回到属于自己的那个角落里。立刻与其他守候已久地男宾抢上,但都被维多利亚一一婉言拒绝了,然后从外面进来的女佣手中接过一个小精灵,抱在怀里轻轻摇动,像是在哄小孩睡觉的母亲似的。
  此举令几乎所有宾客尤其是男宾大跌眼镜,众所周知维多利亚自成年开始就终日埋头帮父亲打理千里牧场,忙得不可开交,别说孩子,就是丈夫都还没有。但此刻她手中突然间多了个精灵婴儿,就不由得引起大家的惊诧了。维多利亚是位表面夜叉,却同样流着精灵之血的混血儿,要诞下个精灵并不奇怪,看到维多利亚脸上的母性光辉,至少有半数爱慕她的男子为之心碎。忽然间大家想起维多利亚曾有一次离开水都,外出管理牧场分场长达一年多,难道是在那年与别的男子暗中生情而生下了小孩。
  于是众人地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到了陈霖身上,因为他刚才享受了与自身地位并不相符的特殊待遇,所以也最可能是维多利亚的秘密情人,心中均忿忿不平,有种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
  正在继续吃东西的陈霖差点没被呛到,连忙胡乱摇手,极为无辜的道:“不是我!不是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