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WE彩票登录网

第三百三十二章 黑暗序幕 (二合一)

WE彩票登录:饲养全人类 作者:三百斤的微笑 更新时间:2019-09-17 18:28
  时代发展到今天,一些有心人渐渐发现,无论是荒古世界还是魔药世界,每一个时代都有一尊无敌的君主大帝,远超其他同时代的天才大帝,一人镇一世,无敌于天下。
  除了体修以力破道,荒古世界讲道心,魔药世界讲真理,都与心境有关。
  一个时代的天才们同境界中,总是要打过一场,哪怕天赋相同,也会因为胜负,渐渐拉开距离。
  胜者因为战胜宿敌,可以树立信心,激流勇进,败者内心则留下阴影,差距越拉越大。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当年的墨杜萨、莉莉丝二人,她们作为宿敌,曾经的资质本来相同,却因为一场胜负,莉莉丝彻底入魔,被卡住境界,郁郁寡欢老死,消失在历史中,而墨杜萨却走到了今天。
  每一个时代,都有一名镇压天下的大帝。
  这似乎是冥冥中的定数。
  但现在的时代呢?
  “古老时代镇压一世的大帝存在,他们都是那个时代无敌的象征,他们许多就在巅峰时期沉睡了,苏醒汇聚这个有希望成神的时代相争。”
  帝之上的境界,为神...
  用东方荒古界的话来讲,是圣人。
  追求跳出属于自己的时代,已经是所有大帝们所追求的永恒目标了。
  尽管他们这些大帝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某人乡下的果园中,是瓶中的小人。
  “这是一个古代未有的璀璨大世,无尽的千年历史汇聚在今天!”
  “不仅仅我们魔药大地,据说他们荒古界,也从时间长河中,呼唤古往今来的强者,我们都进入了时代的盛世!”
  “他们这个时代的大帝,是凡人大帝柳温剑,据说一直在修养,此时的战力已经无限接近天道,已经压住了当代的所有存在。”
  ....
  许多人都知道,那时间长河呼唤过来的,不是本体,战力没有想象中那么夸张,如果真是传说中的帝祁大帝,道长生、墨杜萨这两尊古老存在,同境界中,都大概率不是对手。
  而荒古世界的柳温剑,在长剑中修炼九转玄功后,的确战力夸张到极点,碾压了斗战神之流,成为当代镇压一世的无敌天帝,只是她已经渐渐步入老年,战力夸张,但受限太大。
  “那他们荒古界的无敌大帝蜀山掌门,已经出现,那么我们魔药时代呢?”
  “一尊尊时代无敌的大帝汇聚,谁才能真正镇压这个时代?”
  “是半兽人布罗姆?是鲜血帝?还是吸血鬼始祖?谁才是古往今来的第一?”
  数日过去了,血域大界不断传来消息。
  一尊尊君主大帝厮杀,每隔数个月,就有一个古老时代的历史大帝陨落。
  那是曾经镇压无敌的一个时代,一生无敌的人,现在竟然战败了,陨落的消息带给人莫名的失真感,简直不敢想象,那都是从小听着他们的故事长大。
  人们在争议,却不知道危机已经悄然降临,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盛世,也将是一场旷古未有的可怕灾难。
  血域大界中,一座浩瀚恢弘的血色山峰耸立,一尊尊古老存在正在休息,恐怖澎湃的气息涌动,令人惊惧,却暗中已经有一尊尊史诗大帝,开始暗中交流:
  “久攻不下,死伤太惨重了。”
  “虽然杀死了对方的一些天帝,但掠夺了他们尸骸中的能量,但比预期中少。”
  “这样僵持,不若我们...”
  “是了,凡人应当为这个时代付出!毕竟我们在前方征战,他们却在后方享福...”
  “杂草般的生灵而已,收割了一片,不到两三百年,又会长满整片大地。”
  ....
  前线战争,一尊尊君主大帝,悄然往返。
  轰!
  血域大界的外围边缘,延绵的浩瀚暗红色山脉,漆黑天空下,一座塔形尖锐建筑耸立大地,建筑顶端激射出雪白光束,直插云霄,仿佛灯塔一般。
  那是望塔,前线终究是会有些荒古界的洞天强者,偷偷想要绕过前线,渗透入后方的世界,这些天,他们就阻截了不少传奇级别的强者。
  哗啦啦!
  忽然之间,一只只额头带着鲜红纹理凸起的怪鸟飞过大地,显得有些阴森诡异。
  “那是什么?”
  尖型望塔周围分布着不少高矮不一的房屋,一尊尊传奇强者坚守前线,猛然看向天空,迅速警惕起来。
  “没事,那是四百年前,黑牢大帝伯奇可的御兽,那是无敌一个时代的君主大帝。”
  有人认出来,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他们是守护在前线的第二道防线,工作很危险,如果有敌方的君主大帝偷偷突破过来,他们谁都活不了。
  “等等,黑牢大帝返回后方也就罢了,怎么会带着自己的御兽,又没有敌人...”
  有人面色渐渐剧变,觉得不对劲。
  漆黑而额头暗红的飞鸟,如浪潮无声无息,缓慢而坚定遮蔽天空,缓缓涌来,带来无尽死亡。
  “啊!!”
  有人开始惨叫,满脸不可思议。
  “大帝,您为什么...”
  一尊准帝的尸体轰然倒塌,他躺在地面上,目光依旧呆滞的看向天空。
  眼眸中全是不可置信,他可以早已经做了死亡的准备,可以死在敌人手中,交代了后事,却没有想到会死在自己人手里。
  “因为你们是弱者,所以无法执行自己的理念。”
  肩头站着一只怪鸟的中年威严男子浑身环绕黑漆,一步步向前,所到之处,整片大地开始流血,生灵涂地,尸骨堆积成河。
  不远处,血域大界中。
  一尊尊君主大帝已然察觉到了一些端倪,却仿佛视若无睹,继续备战前线的战争。
  身后的众生,与他们何关?
  漫长的岁月,早已经淡化了他们的心。
  他们曾经在那个少年时代,或许热血过,但随着岁月远去,一个时代的哭嚎渐渐与他们无关。
  他们冷漠起来。
  就像是曾经大罗天的十二尊祖巫一样,热血中老迈,然后走向腐朽。
  对他们而言,黑牢大帝屠杀了一片众生,获取了能量回来,最少会与他们分摊,甚至他们可以让黑牢大帝背负屠杀众生的骂名,然后再杀了他,夺取他收集的能量。
  能量谁都很缺,成神要的积蓄太多太多了,如果带回众生的死亡灭绝力量,谁能抢夺到手,再杀一些天帝,就有很大的可能成神。
  一旦成神,就是两界战争的胜者。
  啊!!
  山脉中,有一尊手持长枪,浑身散发淡淡蓝光的强大准帝在逃往,面色沾满了鲜血,面目恐惧,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他惨烈的嘶吼起来,“两个世界的战争,我们本应该同心协力,我们一直在沐浴鲜血战斗!为了家人,为了身后的国家,我们不惜性命,谁知道古代大帝,竟然....”
  身后前线岗哨的其他传奇、准帝都死了,为了掩护他而逃,而他要把这个消息传递给整片大地:
  守护他们、为他们抵挡异界的君主大帝,叛变了!
  他在用尽全力狂奔。
  逃!
  必须逃!
  让整个国家的强者,子民,能逃一个是一个!
  恐怖的灾难浩劫降临了,众生都要死亡,甚至能活下来多少人,他已经很难想象了!
  “没用的。”
  轰!
  整个准帝逃往的身躯猛然炸裂,化为一滩血雾,化为无比精纯的能量。
  “这就是可悲的凡人啊...”
  “哪怕是抵达传奇,也在我们眼中是略强的凡人罢了,与其让你们慢慢老死,娶妻生子,工作度过平凡余生,最后消失在岁月历史中,也毫无生命的意义...”
  “作为随处可见的凡人生灵,还不如为我们这些曾经的至强存在,提供一份力量,让我们撬开那神大门。”
  黑牢大帝面色平静,不断盘算着,“一开始的收获就不错,越强大的生命具备越庞大的能量,这些边疆镇守的准帝、传奇们,是非常不错的收获,
  我们的世界和荒古世界不同,他们的体系是强大,但修炼困难,可我们强者数量却更多,几百年来,诞生的准帝、传奇太多太多了,同等体系下,我们收割的利益,比他们大无数倍!”
  他大步向前。
  “这个时代,对我来说太陌生了,我曾经的国家已经灭亡了...没有亲人、没有挚友、没有我要守护的东西,屠杀起来,毫无负担。”
  半日后。
  尤克浑身鲜血,从荒古界归来。
  那是两败俱伤的结果,他在荒古界的南诏国中厮杀得很惨烈,为了自己的世界,以及家人,其他曾经在酒吧中的战友准帝、弟子、他们都死得义无反顾。
  他失去了很多,但不后悔。
  一场战争,总要有人去牺牲的,不是吗?
  但他也九死一生中,出现了突破,成功从准帝踏入了史诗大帝的境界。
  可他终究还是放过了那一对情侣,只是重伤了他们,短时间内再无法加入这场战争,但依旧冒着叛国罪的危险...放过那对情侣,是尤克从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或许,这一次再次执行任务归来,还是重伤了,像之前一样,要放松回复伤势一段时间,或许可以再去酒吧听听历史,只是,弥赛亚大帝的历史讲完了...”他不断思索起来。
  当初的酒吧中,准帝、传奇强者,大多都是前线回来,带伤修养的强者们。
  “这是...”
  当尤克来到这片岗哨前,面色却瞬间呆滞住,眼前全是死亡的鲜血,“是黑牢大帝伯奇可的痕迹...”
  他紧了紧衣领,感觉浑身发冷冒汗。
  他快步前往前方的土地,脑海一片空白,望向远处,“那是费德奇人类王国的方向,我的学院,费德奇女皇大人...那只是一个人类小国啊!!!”
  费德奇王都。
  天空迅速化为漆黑,无数阴影涌来,仿佛沸腾的开水一个个冒泡,那些冒泡下坠的阴影,是一个个恐怖的怪鸟。
  尤克终于赶来了,沉默的遥望远处城池,灾难在肆虐。
  他面容已经变得呆滞,变得麻木,仰头望着漆黑天空,“这片世界,真是漆黑的天空啊,才刚刚从那个世界归来的我,竟有些怀念那艳丽的太阳。”
  他的眼眸泛起一丝丝平静。
  他忽然想着,当初修炼的目标是什么?
  是为了见到阳光。
  在那片世界的凡人眼中不可思议,却这对于这片土地是极其困难的事情,许多人从出生到死亡,永远都活在五十年的岁月中,因为人们寿命大多只有三十多岁。
  他出生在黑夜中,不曾见过光明,他为了见到白天的风景,传说中的艳阳高照,蓝天白云太阳,温暖的沐浴在阳光下,才踏实修炼的道路。
  可一个女子身影浮现在脑中。
  自己是为了阳光,还是为了某个憧憬中像阳光一样的女孩??
  “所以我选择了火,火焰人尤克,可惜,我才刚刚突破,再给我一点时间...”
  轰隆!!
  天空迅速被点燃,化为一重重叠起的壮丽火烧云,漆黑的夜空迅速从晦暗染上金红。
  尤克虚空一握,大地的岩石迅速融化,化为一个巨大的熔岩巨人。
  轰!
  冲天的火光迅速燃起,巨大熔岩石人的身躯,直插云霄,数百米的体型仿佛远古神话中的巨人。
  黑牢大帝伯奇可,站在王殿前,微笑道:“跪下,或许我能饶你一命。”
  面容平静清雅的费德奇女皇丝毫不动,手持金色权杖,带着镶满蓝宝石的金冠,静静坐在王座上,颤抖着微微闭目,“费德奇人类王国,永不灭亡。”
  黑牢大帝嗤笑一声,忽然徒然扭头,看向遥远的漆黑天空,“这是...”
  咔擦!
  一道冲天的火光狂涌。
  “黑牢大帝伯奇可,我要你死!!”
  尤克低吼,仿佛要把所有的愤怒用这样的方式倾泻出来。
  轰隆!
  冲天的火光照亮了黑夜中的华丽王殿,费德奇女皇手持权杖看向外面的夜空,看着那火光冲天的双方战斗,她呢喃起来,没有对于死亡的恐惧,也没有想去苛责尤克的擅自回归。
  她忽然颤抖着手,找出一份泛黄的纸张。
  “魔药历971年,七月三号,我再次在贫民窟中见到了费德奇王族的米莉小姐,她正在资助一些可怜的孩子,我的天啊!她笑了,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少女的笑容侵蚀,她简直太美了!她的微笑像是从未见过的阳光,像是那无与伦比的太阳,温暖得陶醉!”
  “啊~~~”仿佛演唱诗歌的游吟诗人一般,女皇满脸深情的念着,却已经没有注意到自己渐渐泪流满面,
  “阳光般美丽的米莉小姐!我尤克是守护太阳的火焰哟!我尤克就是你命中注定的王子哟!我尤克一定守护你建立理想国哟!”
  ....
  圣光之城丹迪斯,晨曦之塔边缘。
  正在为赫尔墨斯检查的地母青藤,猛地身躯一震,微微仰头看着夜空,似乎听到了那若有若无的众生哭泣,那悲惨的怨念汇聚。
  大地交织的龙脉,让她看到了费德奇王都最后的惨烈一幕。
  整个王都变成一个巨大的黑色熔岩深谷。
  头戴金色皇冠的费德奇女皇拥着皇家学院的英雄尤克尸体,消失在了漫天金色火焰中,他们就像是两只扑火的美丽蝴蝶,飞舞向金色的太阳,走向永恒。
  “终究,还是开始了。”
  她沉默了一下,终究微微闭上眼,呆在魔药世界中,抓紧了旁边的赫尔墨斯手臂,“如果我没有改变荒古世界,让强者与凡人形成不可缺失的羁绊,这一场战争爆发到现在,我们的世界,或许也会...”
  一尊天帝的破坏力实在太恐怖了。
  如果没有人能阻止,他们能轻易的毁灭一个国家,这也就是双方在边境中,疯狂阻拦对方天帝,降临自己世界的原因。
  此时,无数为了家园奋战前线的准帝、传奇强者们没有想到,这些古老的史诗君主大帝,反而会对自己土地上的凡人动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