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WE彩票登录网

第一百二十二章 求婚

WE彩票登录:秩序剑主 作者:小卒没过河 更新时间:2019-10-06 13:28
  “爱蜜莉雅女士,您只是安德爵士的管家。如果您真心希望安德爵士有一个光明的前程,就应该知道,安德爵士与我们泰伦斯家族结为姻亲,对他有多么大的帮助,无论在融入贵族社会还是获得各种资源,甚至提升爵位到男爵也不是不可能——当然,我也不讳言,这对我们泰伦斯家族也有极大好处。”
  华纳*泰伦斯微笑着看向爱蜜莉雅,接着说道:“当然,我并不反对您还继续担任安德爵士的管家,甚至不反对您和安德爵士诞下子女,您的子女也可以作为安德爵士家族的一个分支存在,我们甚至可以对您的子女在教育方面提供帮助。”
  这个条件在他看来既照顾了安德的面子,也足以安抚一位贵族女孩——当然这里的贵族女孩仅指那些没有爵位继承权的女孩。
  不过,有哪家贵族会让有继承权的女儿去给一位爵士当女管家?这种可能性根本不存在。
  “够了!”
  安德一声怒叱,声波到处,他面前的茶几应声崩裂。
  安德站起身,一把拉起爱蜜莉雅走出门外,扔下房间里目瞪口呆的华纳*泰伦斯三人。
  贵族们讲究一个风度翩翩,就算是生死大仇,也得先扔个手套才好决斗,何况自己提供的条件很有诚意,对方怎么直接掀了桌子?
  “安德,他们说的也有道理,你觉得——”
  爱蜜莉雅被安德拉着快步朝外走去,用委委屈屈的声音问。
  “爱蜜莉雅,我们这就去阿尔托兰女神的神殿,请一位主教为我们主持婚礼!”安德毫不犹豫的说。
  按风俗,平民的婚礼请牧师主持,贵族的婚礼要请主教主持。这不仅仅是因为贵族比平民要高上一等,更多的原因是主教可以施展三级以上的神术——辨识术。
  这个世界,贵族对血脉纯洁的重视绝非地球可以想象,女性如果在婚前失贞,身体中包含其他男性的遗传信息,会导致男性贵族的血统受到扭曲和污染——在地球上这是绝不可能的。
  这个世界规则不同,生命的活性要远比地球上强盛许多——如若不然,也不会出现半精灵,半兽人等跨物种的混血生命了。
  贵妇人生下合法继承人以后再出去鬼混,在上流社会中虽然依然不是一件很体面的事情,但是大家也不太在乎;
  但是还未给夫家生下继承人就出去鬼混的贵族女性,被夫家一脚踢出家门都是轻的,很有可能直接被关进修道院,直至老死也不能离开。
  “安——德——”爱蜜莉雅拖长了声音,声音中几乎可以拧出蜜来。
  “现在你可以把短斧收起来了吧?”安德揉揉太阳穴,一边拉着爱蜜莉雅朝外走,一边无奈的说。
  说来说去,华纳*泰伦斯也是给他送妹子来的,就算翻脸,安德也不至于用这么激烈的方式。
  不过,当华纳*泰伦斯企图说服爱蜜莉雅主动退出的时候,安德耳力感知何等惊人,他惊悚的发现爱蜜莉雅气血开始加速运行,左手更是悄悄从鲸骨裙的裙缝中伸了进去,在裙摆中抽出一柄短斧!
  也就是鲸骨裙裙子特别蓬大,像一把大伞一样扣在地上,爱蜜莉雅的手握着短斧藏在裙摆的皱褶之中,还没被人家看见而已。
  麻蛋,这鲸骨裙竟然还有这种设计吗?不,重点是爱蜜莉雅啥时候带着一柄小斧头?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谁对现在的爱蜜莉雅最熟悉,那非安德莫属。
  他光是从爱蜜莉雅体内气血运行方式的变化,安德就能推断出爱蜜莉雅将要做什么。
  那边华纳*泰伦斯还在肆无忌惮大放厥词,这边爱蜜莉雅马上就要跳劈开大了!
  要不是安德直接呵斥翻脸,爱蜜莉雅就要血溅三尺,这间房屋里得立马发生血案。
  到时候,安德如果阻止爱蜜莉雅杀人,未免伤了爱人的心;可是,为了别人给自己送妹子这种破事,和一个子爵家族彻底翻脸,弄得不死不休——尤其还是在格拉城这种有冰霜法师塔镇压的地方,未免太傻了。
  所以,安德所能想出来的最好方法,就是自己赶紧先翻脸,把爱蜜莉雅这个爆竹带离现场再说。
  至于说立刻正式结婚,那是安德走出房门之后才想起来的。
  原本安德就准备和爱蜜莉雅结婚,这种女孩在地球上可遇而不可求,即使在这个世界上,渐渐展示了自己力量的安德,也未必会再遇到一个
  ——————————
  “这暴发户真是无礼之极!”
  等到安德带着爱蜜莉雅走出去半晌,约特开口怒道。
  华纳*泰伦斯和弗吉尔都侧目而视。
  您现在骂的这么响亮,刚才人家还没走远,你怎么不说?
  约特脸也不红,大义凛然的说:“刚才我要是这么骂,那安德爵士恼羞成怒,会对华纳大人造成威胁,我这可全是为了您的安全啊!”
  “猴子,你的身手要是有你这张破嘴一半利索,我们刚才也不至于不敢吭一声!”弗吉尔不屑的说。
  弗吉尔和约特都是泰伦斯家族的谱代家臣之后,三人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虽然有主仆和上下名分,但是偶尔放肆一下也不算什么。
  “好了好了,别吵了。”华纳阻止两人继续抬杠,指了指茶几的碎屑,说道:“你们两个看看这个,这安德爵士真的仅仅是中阶职业者?”
  刚才,安德一声怒叱,根本就没有动手,面前的茶几就突然崩碎成木屑。
  这等威能实在骇人听闻——反正华纳是没听说过有人能做到这样的事。
  当时三人对安德非常不‘贵族’的带着爱蜜莉雅摔门而去,而没有半点反应,也是被安德这骇人听闻的一声怒喝惊呆了。
  实际上,这世界上是有音波类魔法的,但是无论哪一种音波法术,哪怕像是‘女妖之嚎’这样近乎至高无上的九环法术,也是以音波为载体,主要是靠死灵系法术进行杀伤。
  像安德这样,一声怒斥,连实体的木制茶几都崩碎的声波杀伤,在这个世界上还从未出现过。
  “也许这是一种我们不知道的技巧。”弗吉尔说道。
  “就是,他才十六岁诶,这个年纪成为中阶职业者,甚至还是顶级的中阶职业者已经很可怕的,总不可能有十六岁的高阶职业者吧?”
  “除非是哪位神明圣者转生。”弗吉尔补充了一句。
  “不可能,除非有动摇整个主物质界的大事,否则没有哪位神明会转生人间。”华纳摇摇头,否定了这个扯淡的可能。
  不过,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被安德吓住的羞怒感却是淡了不少。
  “爵士,虽然安德爵士是罕见的强者,但是今天这件事瞒不过别人,我们是不是要采取一些手段,教训一下这位安德爵士,维护泰伦斯家族的尊严?”瞎扯完毕,约特正容说道。
  华纳*泰伦斯是子爵的继承人,按照继承人与被继承爵位差两阶的贵族法则,他自动拥有勋爵称号。
  “我觉得这不妥,安德爵士年少气盛,如果我们真要动手脚,恐怕弄不好就是不死不休——除非我们能一下把他杀死,不然,这么年轻的顶级中阶职业者,未来定然是泰伦斯家族的心腹大患。”
  弗吉尔开口反对。
  约特和弗吉尔其实关系很好,不过这两位从小抬杠,偏偏两人还言之有物,并非为抬杠而抬杠——这正好能让华纳同时倾听两个方向的建议,这也算是杠精的贡献了吧。
  “算了,我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让泰伦斯家族面对一位高阶刺客。”华纳摇摇头,想想自己看到的资料,决定放弃报复的念头。
  以泰伦斯家族的势力,又是在格拉城里,想杀死/拿下一位中阶职业者并不算太难。
  而且活着的天才才叫做天才,死了的天才只能是死人,那怕他有成为传奇的潜力,但是要是死了,也就死了。
  但是从获取的资料来看,这位安德爵士居然还有一位高阶刺客老师——不过这也不稀奇,能把一位十六岁的少年调教成这个样子,说有传奇出手,华纳都不奇怪。
  那可是高阶刺客啊!别说泰伦斯一个子爵家族,就算是奥托尔侯爵,如果知道有一位高阶刺客虎视眈眈,那他出门也得小心几分。
  ——————————
  圣者转生和圣者化身不同。
  圣者化身是指神明将少量本质投射在某一位足以容纳自身力量的信徒身上——通常是高阶职业者、甚至是传奇等级的信徒身上。
  这里强调一下,能容纳神明投放本质的信徒,除了有足够强悍的身躯和体质外,必须是正信徒。
  神明的信徒一般分为一般信徒、狂信徒和正信徒。其中正信徒最为宝贵,因为他们的思维模式和神明方向完全一致——比如说,战斗之神的正信徒不是因为信仰而热爱战斗、热爱挑战强者,而是因为热爱战斗,才会选择战斗之神作为信仰。
  只有共同的思维模式,才能以信仰作为桥梁,接引神明的本质进入自己的躯体——这就是神降术的本质。
  神明借助正信徒的身躯行走人间,也不是抹灭了他们的灵魂,而是一种更高层次的灵魂,和走在同一道路上的低层次灵魂共存现象。
  根据神明投射本质的多少,这些圣者化身一般拥有初等乃至中等传奇的能力。
  而圣者转生则是神明将自身的神魂压缩并层层保护,然后通过冥河托生转世,成为自然诞生的婴儿。
  用这种方法,神明可以规避主物质位面的排斥,制造出一个完全符合自身本质的躯体,这才是真正的圣子/圣女——地球传说中的耶稣诞生方式,就是这种方式,因此耶稣和耶和华其实是一体两面,并非血缘意义上的父子关系。
  这样自然成长起来的神明化身,可以将神明自身的能力发挥到顶点,除了不能将神国中积蓄的力量带入人间之外,这个化身具备的知识和力量使用技巧,几乎就相当于神明的本体。
  这种方式形成的化身,威能仅次于神明用本体强行降世——当然,这化身被人干掉的话,神明也将永远失去这一部分神魂,就算跌落神座都不稀奇。
  ——————————————
  格拉城号称北地之心,在城市里分布着许多神殿。
  其中,最主要的大型神殿有五座。
  分别是战斗之神奎托、丰收女神伊迪斯、生育女神阿尔托兰、仁慈之心阿姆拉和智慧长者康拉德。
  战斗之神奎托就不用说了,奥托尔家族的地盘虽然比北地四领要暖和些,可也有限的很,这里的人不能打根本活不下去;至于丰收女神,凡是靠种植吃饭的,都信仰这位女神。
  生育女神阿尔托兰则是想要繁衍后代的人信仰的对象。许多贵族和平民都信仰这一位;而仁慈之心阿姆拉的神殿则位于贫民区,他们会定期为贫民施舍饭食,收养孤儿,减少社会矛盾,许多贵族和商人都会对这个教派进行捐助。
  智慧长者康拉德的信徒倒是不多,不过,既然格拉城里有冰霜法师塔,法师和学者们,是这位长者的浅信徒乃至正信徒——智慧长者康拉德基本没有狂信徒。
  安德带着爱蜜莉雅走出武器店,直接招手叫了一辆公共马车:“带我们去阿尔托兰女士的大神殿。”
  “遵命,爵士大人”马车夫很有眼力。
  生育女神不太好听,一般大家都称之为阿尔托兰女士。
  “安德,我就穿这一身好吗?”事到临头,爱蜜莉雅倒有几分担心起来。
  “亲爱的,你穿什么都好看。”安德拍着马屁。
  “可是、可是,就我们两个吗?”爱蜜莉雅还是有些犹豫。
  在每一个女孩的心中,盛大的婚礼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浪漫。
  可是现在这样,就两个人坐着一辆公共马车直奔神殿,这和她想象中的婚礼差得未免太远了些。
  “亲爱的,我是一个孤儿,你的家人也不在身边,其他人的祝福,对我们没有那么重要,现在,让神明见证我们两个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这一路上,安德挨挨蹭蹭的日子过得早就欲求不满,不过,正因为贵族对女性婚前的纯洁要求严格,婚礼上更是要经受主教等级的神职者施展辨识术的考验——要是通不过,那可就笑话大了。
  所以,受着贵族教育长大的爱蜜莉雅在这方面还是很矜持,安德欲求不满也只能憋着。
  现在正好有华纳*泰伦斯挑事的引子,安德决定抓住机会结婚。
  不然,到王都卡兰砣还有一个多月,难道他还得忍着吗?
  “爱蜜莉雅,你愿意嫁给我吗?”安德盯着爱蜜莉雅的眼睛,认真的说。
  “我愿意——”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