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WE彩票登录网

第一百二十三章 家人

WE彩票登录:秩序剑主 作者:小卒没过河 更新时间:2019-09-10 21:55
  生育女神阿尔托兰女士的大神殿,位于格拉城的商业区和平民区之间。
  远远望去,在大神殿尖顶的顶端,高高耸立着一个蔚蓝色水瓶雕塑,那是生育女神阿尔托兰女士的神徽,象征着生命之水。
  而在大神殿外面的广场上,一左一右各有一座喷泉,喷泉的中心是两座不同年龄层次的女神雕塑。
  其中一座雕塑是阿尔托兰女士的少女形象,谈不上美丽,但是却面貌温和善良的她,手捧蔚蓝色水瓶,喷泉从水瓶中涌出,有许多儿童雕塑围绕着她,做嬉戏状。
  另一座雕塑则是阿尔托兰女士的中年形象,她手中的水瓶是直立的,水从水瓶中溢出,流淌下来形成水池。
  公共马车不能驶入神殿前广场,这一段路必须自己走过去。
  安德和爱蜜莉雅下了马车,手牵手朝神殿走去,引起许多女士的注意。
  在这广场活动的人,多半都是些年轻的女士和孕妇,阿尔托兰女士是孕妇的保护神,也是祈求后裔者的祈祷对象。
  但是,像安德和爱蜜莉雅这样年轻男女一起过来的并不多。
  “日安,两位年轻人,我是玛莎牧师,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吗?”一位带着蔚蓝色头巾,面目温和女士站在神殿门口,柔声的问。
  “玛莎牧师,我们希望请一位主教,来为我们主持婚礼。”安德开口说道。
  “主持婚礼?你们是要结婚吗?”玛莎牧师吃了一惊。
  要结婚,一般都会请神明见证,并不稀奇,安德身上穿着的爵士贵族服饰,也说明他有理由请一位主教帮助他主持婚礼。
  不过,贵族要结婚,总要提前通知并安排,哪有这样,只有男女二人,直愣愣的跑来说要结婚的?亲友和证婚人都不要了吗?
  “是的,这是我们供奉给阿尔托兰女士的奉献。”安德也不多做解释,而是直接递过一个钱袋。
  钱是非常有用的东西,哪怕是神的宗教,对于这样肯大笔奉献金钱的人,不管是不是信徒,都是要另眼相看。
  “请你们先进来吧,我会把您的请求转告给南希主教。”玛莎牧师接过钱袋,转身带路,朝神殿里走去。
  大神殿和地球声天主教的教堂并不一样,它更像是一座大型建筑,其中分出许多功能性房间,既有容纳神职人员住宿的地方,也有供信徒祈祷乃至组织活动的场所,甚至在有的神殿里还有田地,可以种植食物。
  生育女神的神殿内部并不怎么奢华,更多的是一种温和而慈祥气氛,神职人员也多半是有些年纪的女性。
  “玛莎牧师,您好。”有年轻的女性看到玛莎牧师带着两个年轻人走过来,连忙让在一边,并恭敬的行礼问好。
  “茉莉,你好,为法里斯夫人接生还顺利吗?”玛莎牧师微微点头回礼,并问道。
  “很顺利,托女士的福,母子平安。”
  “那就好,你已经积累了许多功绩,再努力一些,就可以蒙受神恩成为牧师了。”玛莎牧师勉励着。
  为产妇接生、为母婴提供护理服务,是阿尔托兰女士教派神职人员的一种修行,同时也是教派活动资金的一大来源。
  “谢谢您,玛莎牧师。”女孩明显心情很好,连说话都轻快了一些。
  “嗯,继续努力吧。”玛莎牧师点点头,继续带着安德和爱蜜莉雅朝前走去。
  拐过两道走廊,玛莎牧师将两人带到一间无人的祈祷室里。
  “请两位在这里稍等,我去请南希主教。”
  说完,她转身走了出去。
  门关上了。安德觉得,爱蜜莉雅抓着自己的手突然用力了许多。
  “爱蜜莉雅,你怎么了?”安德扭头,却发现爱蜜莉雅容颜惨淡,碧绿的大眼睛中,泪水盈满了眼眶。
  “安——安德,如、如果我骗了你,你还愿意和我结婚吗?”爱蜜莉雅艰难的说。
  “怎么了,你骗我什么了?”
  “我——我不是爱蜜莉雅,我叫百丽儿,是洛科威男爵的女儿——”说着,女孩的头低了下来,等待着爱人的裁决。
  随着她低头的动作,安德看见有两滴水滴朝地面坠落下去。
  爱蜜莉雅的坦白也是被逼无奈。
  牧师的三级神术——辨识术不是开玩笑的,这个神术不仅仅能够辨别女性的身体是否纯洁,也可以辨识是否说谎。
  爱蜜莉雅原本想着逐渐对安德讲明白自己的身世,可是,这突如其来的婚礼,让爱蜜莉雅没有机会坦白。
  “傻孩子,我爱的只是你,你叫什么名字、是谁的女儿,又有什么重要的呢?如果不能为你挡风遮雨,又怎配做你的丈夫?”
  安德伸出手,轻轻抚摸着百丽儿的长发,说道。
  “说的好!安德爵士,我愿意为您主持婚礼!”
  门被推开,一位身材高大的女性走了进来,她穿着蓝色的神职服装,背后跟着玛莎牧师。
  神职人员也不是随便为人主持婚礼的。
  在某种意义上说,某个宗教的神职人员为一对新人主持婚礼,就意味着这对新人得到了神明的祝福,这不仅仅是一种见证,也是一种背书。
  要是提前提出申请,准备周全的婚礼倒也算了,一般哪怕双方不情不愿,也不会闹出事来;
  但是像安德和爱蜜莉雅这样,小两口直接跑到神殿要求神职人员主持婚礼,这里面变数可就大了。
  贵族小姐私奔、贵族少爷和女仆,这种狗血事情在这个世界也不算罕见——吟游诗人在酒馆里说的段子,就特别喜欢这种桥段。
  神殿要是不小心主持了这种私奔型婚礼,就意味着神殿支持了他们的婚姻,认定他们的婚姻合法,回头这些小姐少爷的家族找上门来,神殿也有麻烦的。
  虽然说神明在某种意义上无所不知,但是神明祂老人家也不可能盯着每一对新人,被蒙混过关也是有的。
  神职人员如果主持了这种婚礼,又惹出麻烦的话,对自己的前途大大不利。
  ————————————
  “安德爵士,你愿意保护这位女士,为她遮风挡雨、对她不离不弃,无论贫穷还是富贵,无论幸福还是悲伤,都永远和她在一起吗?”
  “我愿意。”安德肃容回答。
  当安德说出‘我愿意’三个字时,心中涌起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这是拥有家人的感觉吗?
  无论前生此世,安德都只是一个孤儿,虽然有很多人对他很好,但这种好,和真正家人的感受其实是不一样的——安德把每一个人对他的好都记在心底,并已经加倍偿还了。
  这也意味安德把这种‘好’,视为一种可以偿还、可以量化的交易,感情当然有,但是,这些感情并不能深入安德的心底。
  是的,特利根、科里和莱瑞拉对他很好,有救命之恩;赖尔特夫妇将他视为家庭一员,和儿子一般对待。
  但是,这是凭空而来的吗?不是他百般刻意讨好,努力工作,改进厨具和菜谱,别人会这样对待他吗?
  为莱瑞拉、科里和特利根赢得贵族爵位;为赖尔特旅店遮风挡雨,他现在,不亏欠任何人!
  孤儿不会有安全感,一切都要靠自己,所以安德从未指望别人对自己无偿援手。
  但是今天,简单的一句‘我愿意’,却让安德通过婚姻、把自己和百丽儿两个人的命运紧密连接在一起。
  说出‘我愿意’三个字以后,安德觉得,仿佛在自己的胸中多了一颗心脏,让安德有加倍的力量、加倍的温暖。
  我,周安、安德*蒂尔斯,两个世界的孤儿,现在终于要有一个家了吗?
  “百丽儿女士,你愿意追随这位男士,为他诞下血脉,无论贫穷还是富贵,无论幸福还是悲伤,都永远和他在一起吗?”
  “我愿意!”百丽儿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是颤抖的。
  如果说,安德的回答‘我愿意’是一种肯定,百丽儿的回答‘我愿意’就是一种感恩。
  从死亡中、从社会底层爬出来的安德,不会理解百丽儿这种从高高在上,跌落下来的贵族之女的绝望。
  百丽儿为什么会主动跳出来,以自身为人质,为哥哥争取一条生路?
  这其中自然有很大原因,是为了哥哥杰拉尔德肩负复兴洛科威家的希望,可又何尝不是她对未来绝望?
  复兴一个实地男爵家族是何等艰难?古往今来,有多少贵族丢掉了领地,变成空有头衔的破落贵族,可又有几个家族能复兴起来?
  每一个能复兴起来的家族,其中牺牲和幸运,都可以编成一本传奇WE彩票登录。
  百丽儿原本也对自己命运早有准备——不外乎成为某个权势贵族的情人,为家族复兴争取一点筹码。
  可是,自从成为安德的女管家之后,她体验了这个世界贵族女性绝不可能体验的男女相处方式。
  拌拌嘴、撒撒娇,没事还可以发发小脾气,这等轻松愉快的相处方式,几乎让百丽儿忘记自己是被夜魔捉来,为自己弟子准备的辅助者。
  不,不是她忘了,只是她在欺骗自己,不愿意想起这一点而已。
  可是现在,她终于不用再担心了。
  在可以望见的未来,无比光明的幸福正等待着自己——抱歉,哥哥,我要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以后,我就是百丽儿*蒂尔斯了。
  百丽儿用力握着安德的手,仿佛自己用力轻了,掌心的幸福就会偷偷溜走。
  ——————————————
  “华纳,你是说,对方突然和你翻了脸?”
  安斯艾尔伸手挪动了一枚棋子,问道。
  “是啊,简直莫名其妙,我承认如此年纪的中阶职业者很难得,可我们泰伦斯家族难道还辱没了他不成?那可是我妹妹卡洛儿,不是旁支!”
  华纳也移动了一枚棋子,愤愤不平的抱怨道。
  两人正说着,一位穿着白裙的女仆送来一份信件。
  泰伦斯家族是奥托尔家族的铁杆支持者。
  华纳作为泰伦斯家族的第一继承顺位,许多事情都无需避讳他。
  安斯艾尔拆开信件,扫了一眼。
  “我想,我大概知道他翻脸的原因了。”
  “怎么?”
  “他离开那里,第一时间就带着那位女管家,去阿尔托兰女士的神殿结婚了。”安斯艾尔把信件递给华纳,自己先笑了起来。
  华纳这是在人家恋情最甜蜜的时候,上去就想硬拆散这对情侣啊!也难怪碰得头破血流。
  这要是对一位成熟的贵族来说,还会权衡一下利弊,可安德*蒂尔斯才多大年纪?
  从获得的情报来看,这位少年爵士是贫苦的孤儿出身,根本没机会受到完整的贵族教育,要让他用贵族的视角来理性看待婚姻,未免太强人所难了一些。
  华纳*泰伦斯仔细看了看这份情报,也不禁苦笑起来。
  这是在错误的时间,对错误的人,做了错误的事啊。
  “好了好了,没必要和一个愣头青计较,下棋下棋,该你走了。”安斯艾尔安慰自己的朋友。
  安斯艾尔是术士职业者,而华纳是法师职业者,两人其实都在冰霜法师维托斯门下求学,说起来还是学长和学弟关系。
  华纳把情报放在一边,走动了一步棋,随口问道:“那就让这么年轻的中阶职业者为莱斯特那个老狐狸服务?”
  “呵呵,咱们比起那只老狐狸还嫩得多!”安斯艾尔苦笑一声。
  “你都难以想象,我父亲昨天跟我说了什么——萨里*莱斯特特意把这位安德*蒂尔斯爵士派出来,跟着商队经过格拉城,就是为了让我们有一个拉拢他的机会。”
  “什么?他疯了吗?”华纳惊讶的问。
  别说那位安德*蒂尔斯如此年轻,中阶职业者未必是他的终点。
  就算是他从此再也无法前进半步,那一位中阶职业者也具有极大价值——萨里*莱斯特的手下,似乎还没有那位职业者踏入中阶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