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WE彩票登录网

第一百二十六章 监控

WE彩票登录:秩序剑主 作者:小卒没过河 更新时间:2019-09-13 21:16
  “安斯艾尔先生,我们这还是第一次见面,您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谅解呢?”
  “安德爵士,对您昨日遇刺这件事,我们已经竭尽全力追查凶手,不过很可惜,目前我们只知道对方是号称‘无息之影’的刺客,却没有办法“这些?”
  “对,我们原以为这‘无息之影’是一名刺客,可是从追查得到的线索来看,这‘无息之影’应该是以弓箭为主要刺杀手段的一个刺客组合。”
  安斯艾尔一边说,有侍女送上一份资料,他转手交给了安德,说道:
  “这是我们查到发布刺杀葛吉尔骑士的阴影行会地址,还有所有有关‘无息之影’的资料。今天我们派人一直跟随您,是为了他们再次刺杀。”
  安斯艾尔看着安德,接着解释道:“安德爵士,那些人并不是用来保护您的,像您这样的强者也不需要一般士兵保护。他们那些人只是准备在‘无息之影’再出手刺杀您的时候,抓住这些他们的尾巴——我们经过一天一夜的追查,实在找不到他们躲在哪里,才出此下策。”
  说着,安斯艾尔微微低头表示歉意。
  ————————————
  真实的情况当然不是这样。
  ‘无息之影’连续出手两次,刺杀目标根本不是安斯艾尔指定的葛吉尔骑士,而是携带莱斯特家族晋升子爵证明文件的罗德尼爵士,挑起争端的意图极为明显,要是这样奥托尔家族还没反应过来,那可就是笑话了。
  罗德尼爵士那边早已有人私下沟通,这自然不必多说。
  至于派人跟着安德和爱蜜莉雅,却是因为像安德这种半步高阶职业者,是一颗定时炸弹——这种人如果没有被纳入控制下,谁那么大心,可以放着他随便活动?
  当然,这种话就不方便直接说了。
  要知道,半步高阶职业者这个评级,是综合了温迪骑士、泰伦斯家族女仆茉莉还有华纳*泰伦斯爵士的描述,由一群学者法师和武技共同认定的。
  他们认为这位安德爵士应该已经踏出关键一步,一支脚进入高阶职业者层次!
  安德当日借助空气进行滑翔在几个女孩和华纳*泰伦斯眼中当然惊人之极,非高阶职业者不可。
  可是在那些见多识广的法师和学者眼中,只要有合适的地形和奇功秘技配合,其实有不少中阶职业者都能做到这一点。
  尤其是法系职业者,如果配上合适的装备,人家还能飞呢!
  可是,格拉城乃是奥托尔家族的核心领地,贵族区更是重中之重,这里有各种探索魔能扰动的侦测设备,任何超过二环法术的魔能扰动,都会引起监测法师的关注。
  事后向值班法师查询证明,在安德出手的前后,那一带根本没有魔能扰动迹象。
  尤其根据温迪骑士的描述,安德爵士曾经脚不落地空中行走,在三步间横跨大街到了街道的另一侧。
  那条街道宽不过十米,这几步横跨的距离自然比不得滑翔几十米来的惊人,但是在有心人看来,这几步空中行走,要比在空中滑翔高明十倍。
  滑翔可以借助空气的浮力——空气有浮力,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秘密,羽落术、羽翼术和飞行术等法术原理,都是建立在空气浮力基础上。
  但是空中行走完全不同。
  事实上,哪怕高阶职业者,想要进行空中行走也绝不容易——据说有些传奇战士能够在空中行走、乃至奔跑,速度还要超过传奇法师的飞行术。
  但这种空中行走能力,即使是传奇战士也不是每一位都能具备。
  ——正是因为亲眼目睹这一幕,所以温迪骑士一直坚持保留意见,认为安德*蒂尔斯爵士并非中阶职业者,乃是一位高阶职业者。
  不过,依然有些专家认为,中阶职业者如果对能量控制达到极为精微程度的话,应该也可以做到这一点——据说有些武技方面的大师,在还没能成为职业者,不能控制能量之前,就可以通过精微控制自身,达到短暂的水上行走效果。
  只用几个正规士兵和骑士温迪远远跟着这位安德爵士,已经是安斯艾尔担心引起误会,能够容忍的最低数量。
  ——————————————
  “安斯艾尔爵士,您的歉意我收到了。”安德拍了拍手边的资料。
  刚才他随手翻了翻,发现这资料中,对‘无息之影’和阴影行会分会的描述,出人意料的详尽。
  其中包括近十年来‘无息之影’所有的出手记录,而且,在资料最后还说明,‘无息之影’原本擅长伪装和使用近身毒弩在中距离刺杀,但是从一年前开始,开始使用弩箭和长弓进行刺杀,而且攻击距离越来越远。
  资料上注明,怀疑这‘无息之影’称号可能已经被某些魔弓手取代,主要的嫌疑人就是暗月之森的精灵游侠。
  至于阴影行会的分会位于格拉城外的寒风镇上。在安斯艾尔给出的资料上,不但有阴影行会的地址,甚至连内部房屋结构图和一些暗道、陷阱都有。
  不过这也不算稀奇,毕竟阴影行会想要长期立足,必然要和当地统治者打交道。
  阴影行会并非纯粹的地下组织,而是一种半黑半白的行会,就连佣兵/冒险者行会中,有许多不方便发布的任务,都会放在阴影行会里发布。
  “不,安德爵士,能够表达我歉意的,还不只是这些。”说着,安斯艾尔递过一枚黑色指环。
  “这是‘耐受者指环’,恒定‘忍受环境’法术效果,可以让您抵抗一部分元素伤害,北地有许多冰霜法师和冰霜术士,这个指环可以给您提供一份额外的保护——我们真心想和您这样的年轻有为的剑士交一个朋友。”
  安斯艾尔诚恳的说。
  他的蓝眼睛中左边写着‘真诚’、右边写着‘友谊’,俊美到近乎妖异的脸上,满满的都是诚意。
  这枚指环至少价值七百枚金币,几乎抵得上一个勋爵的全部财产。
  ‘忍受环境’是‘忍受元素伤害’这个法术的进阶版本,属于四环法术。
  这个法术几乎可以让人在任何环境下生存,包括但不限于海水、真空、岩浆和毒素环境。
  ‘忍受环境’只是四环法术,但这个法术的恒定难度几乎赶得上六环法术了。
  “承蒙厚爱,不胜惭愧!”
  安德嘴里说着不胜惭愧,手却很麻溜的把指环接了过来,套在自己的食指上。
  这指环不愧是中等魔法装备,明明原本不是非常合适,可套在安德手指上的同时就微微收缩,正好贴合在手指上。
  “安德爵士,这种附魔装备需要使用自身能量慢慢洗刷,直到它能契合你的能量体系,才能充分发挥防护效果。”
  安斯艾尔介绍道。从资料上看,这位少年爵士应该没有多少使用魔法装备的经验——魔法装备不是戴上就能充分发挥作用的,必须慢慢融入职业者自身能量体系,充分契合才行。
  “谢谢,我会经常带着它。”安德说道。
  “那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
  “当然,能成为您的朋友,是我和妻子的荣幸!”
  “哈哈哈哈哈,我知道您这次无法在格拉城停留太久,不过,等您回来,我们三个可要好好聚一聚。”
  安斯艾尔、华纳和安德对视一眼,三人同时大笑起来,仿佛一见如故。
  ——————————————
  入夜,白色风雪旅店。
  “安德,你这是要干什么?”爱蜜莉雅惊讶的望着安德。
  安德换上了一身不反光的黑色衣服,明显是一副刺客夜行的模样。
  “亲爱的,我去城外的阴影行会走一趟,毕竟答应了别人。”安德轻轻抚摸着爱蜜莉雅的头发,温柔的说。
  “你不要自己去冒险,你不是和安斯艾尔他们成为朋友了吗?请他们出手清理阴影行会就好了。”
  爱蜜莉雅连忙拉住安德,虽然她对安德的武力极有信心,可阴影行会从来不是什么正面交锋的对手,各种机关陷阱和刺杀手段防不胜防。
  安德没说话,只是摇摇头,然后伸出手将一枚黑色指环套在爱蜜莉雅的中指上。“爱蜜莉雅,这个指环给你。”
  “这是你的指环。”爱蜜莉雅把手向后一挣,拒绝安德的好意。
  “他们敢送,我还不敢带呢。”安德一把捉住爱蜜莉雅的手,硬把指环套进她的手指。
  “万一这指环带有定位功能,今晚我可就有麻烦了。”安德拍拍爱蜜莉雅的手,笑了笑:“乖乖在这里等我回来就好。”
  安斯艾尔的别墅,书房。
  “你说‘夜魔’今晚会去吗?”华纳*泰伦斯有些怀疑的问。
  “谁知道呢?”安斯艾尔无所谓的说:“去固然好,不去也没什么。”
  “那你这本钱可不是白下了吗?”华纳将代表斥候的棋子移动了三格。
  “怎么可能,就算我一切打算都落空,结交一个半步高阶的职业者,这点投资也是值得的,当然,最好还是能把‘夜魔’找出来。”
  ‘夜魔’是莱斯特镇阴影行会挂名的分会长,如果这位真跟着安德来到格拉城,那么去询问格拉城阴影行会分会、关于刺客‘无息之影’消息的人,以他出面最为合适。
  ————————————————
  寒风镇,韦德炼金商店,地下室。
  巨大的房间里一片空荡荡的,地面正中央是一个圆形的池子,池子中并不是水,而是一池轻轻飘荡的白色雾气。
  在墙壁上,镶嵌着共计十四面巨大的玻璃镜,每一块镜子前面都站着一位施法者。
  这个世界,制造玻璃的工艺早已成熟,但是如此巨大的玻璃镜依然是颇为难得的物品。
  “都准备好了吗?”
  在房间的一角,一位银发法师问道。
  “老师,我们都准备好了。”
  “开始投影!”
  银发法师一声令下,十四名施法者按照顺时针顺序,一个个面对镜子,开始念诵咒语。
  一面镜子明亮起来,从镜面中投射出一道光柱,射入位于地面的水池中。
  当最后一面镜子开始投射光柱,十四道光柱在水池中汇合,奇迹出现了。
  水池中的白色雾气化作街道、行人、花坛和楼房,映照出一个具体而微的寒风镇!
  “好了,保持能量通道稳定,现在休息。”
  银发法师格拉德*奥托吩咐道。
  格拉德*奥托是一位中阶法师,是奥托尔家族的第二级分支血裔,平时他在冰霜法师塔里负责监控整个格拉城。
  一般任务自然不可能劳驾他老人家大半夜不睡觉,跑到寒风镇这破地方来布置监控法阵,不过,要揭开一位高阶刺客老底,那就另当别论。
  “格拉德老师,我们不准备一些攻击法阵吗?”一位年轻的法师问道。
  如果说什么职业最让法师和贵族憎恶,非刺客莫属,而格拉德*奥托的这些弟子们,通常同时具备贵族和法师两个身份。
  “我们今天只是旁观者。”格拉德摇摇头,否定了弟子的建议。
  高阶刺客岂是易于?
  监控法阵魔能波动不强,防御法阵只要没有被触发,魔能也处于惰性状态;
  可是攻击法阵不同,为了蓄积能量并让能量保持随时可以激发的攻击状态,攻击法阵在具有能量观测视角的人眼中,简直像是黑夜中篝火一般明亮。
  对于高阶刺客来说,身边有这样的攻击法阵,简直就是吸引仇恨——别到时候人家不去阴影行会了,却跑到这边来。
  “应该是目标来了,大家都注意了,从加尔开始,按顺时针轮流施法,朝留影卷轴中刻印留影记录。”格拉德吩咐道。
  如果是幻术法师,一个人就可以维持较长时间的留影法术,但问题是,在场的这些人,不是冰霜法师就是冰霜术士,想施展留影术都得借助道具——而且每个每个留影术戒指只能坚持十分钟,自然得轮流施展法术。
  好在奥托尔家族不差钱,这留影术戒指更是监控人员的必备品,几乎每人一个,而每个戒指每天可以激发三次留影术,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在地面中间的水池中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身影,从正门走进阴影行会分会所在的小楼。
  格拉德*奥托低声颂唱咒语,在水池投影中,阴影行会的小楼变得澄澈透明,里面的所有人都像是在一个水晶楼房中活动一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