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WE彩票登录网

第一百二十八章 驭剑成虹

WE彩票登录:秩序剑主 作者:小卒没过河 更新时间:2019-09-15 22:52
  晶体的定义是分子在三维空间内,呈周期性重复排列的固体。
  当水温降低凝结成冰时,将水分子松散地束缚在一起的薄弱氢键,会把无秩序的分子集群间的距离拉扯得更大,最终形成笼子似的排列布局,同时由于分子排序规则化,使得液体水成为固体冰。
  这种宽敞有序的晶格结构,支撑起冰的硬度,同时也是冰的密度比水低的原因。
  ‘冰霜巨龙之吐息’形成的冰山和自然界低温的冰块不同,其中所有晶格近乎完全一致,因此这冰山坚硬程度更是超乎钢铁,被这有的冰山凝固束缚,先不说低温伤害,光是实体禁锢,就足以将一只巨龙囚禁其中!
  然而此刻,明明应该澄澈如水晶、坚固如钢铁的冰山,先是变成一片纯白,然后‘铮——’的一声,巨大的冰山突然崩散成一片光之颗粒,然后在空中化作白雾,这白雾之山塌陷下来,带着寒气四散扩张,让整个小院和中间的小楼都染上了一层白霜。
  如果是真正自然形成的冰山自然不会这样,但是由魔法元素形成的冰山,在被击散了魔法构型之后,自然就恢复成为冰霜魔能,裹挟着水汽化作一天白雾。
  ‘铮铮铮铮铮铮——咝咝咝咝————昂————’
  在茫茫白雾中,先是有连绵不绝的隐隐剑鸣传出,然后剑刃撕裂空气的声音连成一道长音,最后,这声音终于化作一道不似人声的怪异嘶吼。
  在白雾翻涌激荡中欧,一道灿烂辉煌的光华夭矫翻腾、破雾而出!
  说来这是好长一段话,但是从冰山核心处有白色纹路蔓延开始,到整个冰山猛然崩散、化为寒冷白雾四向涌动,直到最后这道犹如龙蟒般的光华破雾而出,其间间隔还超过三秒。
  ————————————
  这次伏杀夜魔虽然主要是依靠陷阱和序列法术,但是这些人本身却也是刀头舔血,出生入死不知凡几。
  包括法师和炼金术士在内,每个人都是见过大场面的——心理素质不过关的,山迪也不敢请来参与伏杀一位高阶职业者。
  要按照一般电影情节,这时候他们这帮人就该做目瞪口呆状,衬托主角的英明伟大。
  问题是,一帮真正的老油条,怎么可能犯这样的错误?
  冰山刚开始出现异状,两名法师转身、起步,脚上的鞋子上有淡淡光芒开始缭绕——那是法术‘脚底抹油’。
  不是这两位法师没有更强的法术,而是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哪有时间慢慢施展其他法术?当然是用性价比最高,施展速度最快的法术跑路。
  这‘脚底抹油’法术激发,甚至没有占据他们半秒施法时间——在两位法师转身撒腿跑路的同时,这鞋子上‘脚底抹油’法术就自动被激发出来,这就是所谓的‘预设特定动作激发施法’。
  只要他们的步幅超过一定程度,这法术就会被自动激发。
  两位法师互相之间一句招呼都不打,二话不说、一左一右分头跑路,动作之流畅、身姿之优美当真是千锤百炼,不下于任何一位战职者。
  至于他们那位掏了大价钱的雇主——阴影行会分会会长山迪,别说打招呼了,两位法师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死人还有什么好看的?
  伏击不成就立刻转成欢迎仪式?
  这种鬼话只好骗骗不到十岁的儿童——如果当时夜魔压根没中陷阱,只有几发巨弩攒射,后面的杀招不曾发动,大家还可以努力转圜,说这是对高阶职业者的接风仪式。
  可是连‘冰霜巨龙之吐息’这种大杀器都拿出来了,你跟人家说这是欢迎仪式?
  两位法师对着木板窗户合身飞撞,他们竟然连推窗这点时间都生怕浪费了。
  法师们的反应都如此迅捷,刺客们自然也不会更差。四名负责控制弩箭的刺客一跃而起,拼命小楼后面窜走;会长山迪笔直倒退,撞入一根粗大的木柱之中——那是预留的暗道,可以让他从中空的木柱中迅速到达地下,通过地道跑路。
  唯一镇定自若、不动如山的人,是炼金术士贺德克。
  他只是侧身横走几步,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左手拿出一把没有锋刃的匕首手柄往自己的胸口一按,这手柄顿时牢牢的粘在上面,血液从匕首手柄下溢出,就好像被人一刀穿心似的。
  于此同时,他右手也没闲着,拿出一管药剂迅速倒入嘴中,这药剂效果立竿见影,他的气息直接衰落下去,呼吸停止,人软软的侧倒在椅子上——鲜血滴滴答答,从椅子上流淌到地板上,血腥刺鼻,这味道绝对是新鲜的人血,冒着热气,绝非用鸡血猪血冒充。
  ————————————
  韦德炼金商店,地下室。
  这短短几秒钟内的变化,看的一众法师和术士目瞪口呆。
  先不说那夜魔是如何抵抗住‘冰霜巨龙之吐息’,单单是阴影行会里一众伏杀夜魔的人士,在短短数秒内展现出来各自跑路方式,就已经让这帮平日里只是做些监控工作的学院派施法者大开眼界。
  更何况除了那些各显神通逃命的人之外,居然还有位炼金术士直接在现场装死——这实在极大开拓了这些学院派施法者的眼界。
  不过,还没等他们发表各自感慨,那一道破雾而出的白色剑光凌空飞舞,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能够认出这是一道剑光,还多亏了监控法阵的福。
  监控法阵除了投影作用之外,最基础的配置就是识别各种能量属性,虽然不敢说能识别所有能量种类,但是大致上将监控范围内的活跃能量归类,还是可以做到的。
  监控法阵显示,这一道光华是再精粹不过的生命能量,是顶尖武者性命双修的武道!
  格拉德*奥托双手十指颤抖,努力操作手中的白色晶板,想要追踪这道剑光,进一步分析这剑光的实质——如果真是他想得那样,这次他们就闯下大祸了。
  ——————————————
  体外剑光流转,体内千刀万剐。
  这是安德为了能在‘冰霜巨龙之吐息’下活下来而做出的选择,也是他唯一的选择。
  安德以夜魔的身份出现,其实也不怀好意。
  正像山迪所猜测的那样,安德此次出行之前,赫鲁夫这老骗子的确旁敲侧击,说了许多干掉格拉城阴影行会分会长山迪的必要性——其中最大的原因,当然是赫鲁夫爵士他老人家的生命受到了严重威胁。
  要知道,即使放在现在的安德来看,赫鲁夫每年提供的五百枚金币也不是一个小数字,更何况这刺杀任务乃是这座分会发布。
  现在刺客抓不住,那边的任务发布者奥托尔家族也有点惹不起,也只有这个软柿子可以捏一捏了。
  安德倒没想着一定要杀掉会长山迪,但是恐吓一番,要求阴影行会对刺杀有个交代,比方说扔出一两个背黑锅的倒霉蛋,自己顺手杀了,在名义上给葛吉尔骑士报了仇,也算成全了他对葛吉尔的两名骑士扈从的一番许诺。
  毕竟安德*蒂尔斯爵士的亲口许诺总不能落在空处,穿越者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安德觉得自己已经算是挺不要脸的了,结果,人家比他更杀伐果断。
  安德对杀气很敏感,这也是他敢大摇大摆推门的依仗。
  问题是,以前他的对手都是些战士和贵族,他们都是正面作战,没必要收敛杀气——至于德福*必利尔和肖恩*多特,都是他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击杀,那时他是突袭者而不是被袭击者。
  但是现在,安德面对的是阴影行会的蓄势伏击,这个世界可不是地球,对杀气敏感的人简直是一抓一大把。
  作为阴影刺客,要是没本事收敛自己的杀气,压根就不用干这一行了。
  所以,直到推开大门,安德才感受到突然爆发的杀气。
  四只巨弩牵制了安德的闪避空间,等安德将身体扭得和麻花相仿,避开这四支巨弩之后,上空已经被罗网笼罩,下面地面陷落,已经陷入了死境。
  等到他发现寒霜魔能超乎寻常的聚合,安德已是人在陷阱避无可避,只能施展全身解数垂死挣扎。
  恐怖的寒冷能量轮番打击。
  不过,‘天罡*练形’产生的气血高频震荡更是这个世界史无前例、毫不掺杂半点外界能量的精纯生命力量,魔能虽然总量庞大,但是一接触到安德皮肤上蕴含的震荡力量,顿时一触即溃,根本对安德造不成半点威胁。
  如果山迪有门路去咨询曾经和安德交手的狂风骑士文森,就会知道安德的高频气血震荡波纹,带有天然的破魔效果。
  当初,安德赤手空拳,硬生生击碎了狂风骑士文森的臂甲,靠的不是他的拳头比秘银重甲还要硬,而是‘天罡*练形’的震荡力量足以击溃一切魔法能量。
  所以,文森秘银重甲上的各种能量法阵半点防护作用都没有起到,才会被安德赤手空拳击碎了一块臂甲。
  除非达到传奇境界,达到所谓‘能量即意志,意志即能量’的地步,也就是地球道门传说中‘法有元灵’境界,否则,一切没有灵魂的能量,都无法与安德的‘天罡*练形’相抗衡。
  也就是说,这序列法术‘冰霜巨龙之叹息’,对安德的直接威胁甚至还赶不上那四支巨弩。
  安德才松了一口气,却发现自己被冻结在冰山中。
  冰霜魔能虽然不能对他造成直接伤害,但是却可以改变周围的环境。
  这可就坑爹了。
  哪怕安德有万钧神力,没有发力空间也是白搭。
  这座冰山几乎是紧贴着安德的皮肤,把他整个人紧紧锁住——谁让安德‘天罡*练形’不能及远?
  安德挣了挣,发觉无从发力的他,根本无法打破冰山,无奈之下,安德只好催动自己体内,唯一可以帮助自己打破困境的东西。
  在安德肺部,有一道经过高度压缩,成为实体的震荡波纹,那是为了拯救晋升狂战士失控的爱蜜莉雅,才在天意状态下,锻炼出来的一段具有实质的丝!
  下一刻,这道凝结的丝线化作万千光华,顺着安德身体的各种结构缝隙流转,它穿过细胞与细胞之间的间隔,撕裂安德血肉薄弱之处、硬生生在安德体内开拓出一条又一条从内脏到体表的通道,最后透过全身毛孔,透出安德体外,击打在禁锢安德的冰山上。
  冰晶晶格在这光华之下不堪一击,氢键被直接撕裂,约束聚合的魔能化作原始的寒气,整座冰山在半个呼吸内成为虚无。
  接着,随着恼羞成怒的安德愤而拔剑,这光华像是百川汇海一般被吸引到银精长剑上,随着安德挥剑再次发散出去,这一聚一散之间,便是漫天剑气绕身。
  接安德原本是想施展潮汐秘剑*奔流,以剑带人、以人推剑,人剑合一,以最快速度追杀这些胆敢暗算他安德爵士的混账们。
  但是,在这剑气漫天,绕身飞舞的情况下,他这一剑‘奔流’出书,却身不由己被这漫天剑气将自己也卷了起来、离地飞起。
  “天罡剑*驭虹!”
  久违的声音在心底响起,那是‘自我审视’技能,也是安德的系统面板。
  这位号称安德潜意识的老兄,已经许久没有出来说过话了。
  “啥?”安德一惊,险些气息散乱,从剑光中掉下来。
  “这是天罡剑法第一式!是一切天罡剑法的基础,好好体会吧。”系统冒出来解释了一句,接下来又沉默下去。
  “————————”这许久不见,安德还以为这系统变哑巴了,结果跑出来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就又没声音了。
  不过,此时安德御剑行空,也没时间多想。
  在剑光之中,安德闭着双眼,方圆五十米内天上地下,虫飞蚁走、温度湿度、风向风速、能量波动,空间扭曲,这一切一切,都巨细无遗映照在他的心湖。
  这是安德从未达到的境界,也是他‘天意’更进一步的明证。
  天罡*练形两次破而后立;每日带着弟子们和爱蜜莉雅修行潮汐波动,不断引导气血冲刷全身,让每一个细胞都获得充分营养供应;每日夜里,短时间催发天罡*练形的五脏和鸣,努力引导全身细胞共鸣;
  这林林总总,日日夜夜的努力,终于在今天爆发。
  不是用眼睛看、不是用耳朵听、也不是用皮肤的触觉去感知,纯粹通过自己的心灵力量,笼罩着方圆五十米的空间——在这五十米的球形空间范围内,安德虽然远远称不上全能,但是已经接近于全知。
  一群伏击者鸡飞狗跳的种种丑态,都在他心湖映照的清清楚楚,宛如闹剧。
  一道白虹般的剑光长约十米,冲出白雾以后,在小楼中纵横盘旋只是一绕,便冲出小楼没入黑暗之中。
  小楼中,白虹所过之处,无论是梁柱、地板、座椅还是人体,都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仿佛被一块橡皮凭空擦去了痕迹。
  失去了三根梁柱的和部分承重墙壁的小楼,前后摇摆了几下,终于不堪重负,在一阵‘吱嘎、吱嘎’的声音中,坍塌了下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