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WE彩票登录网

第一百三十一章 加入

WE彩票登录:秩序剑主 作者:小卒没过河 更新时间:2019-09-18 22:08
  清晨,白色风雪旅店。
  白色风雪旅店内,有一座巨大的花园,虽然只是早春三月,但是在法阵影响之下,这里的风都带着几分温暖,更有一些抗寒的花朵已经早早开放。
  安斯艾尔站在花园中的白色阁亭中,遥望着远方天空,身姿挺拔如同一柄长剑。
  作为奥托尔家族的嫡系成员,又是冰霜术士,他有一头白的近乎透明的白发。
  这一头白发不但不显得衰老,配上他苍白到近乎透明的英俊脸庞,让他有一种近乎妖异的魅力。
  这是术士的通病。
  术士血脉天生契合某一种能量——如果在地球上,这就是所谓的‘天生道体’,天然的‘天人合一’。
  然而在这个世界,天生契合某一种能量,也代表个人发展路线被限定死了,成也血脉、败也血脉,当到达血脉的尽头,想要再进一步,就要遇到加倍的阻碍。
  不排除有惊才绝艳之辈能够打破血脉的上限,但是这其中难度,绝不比一般高阶职业者突破传奇来得差——事实上,能够打破自身血脉极限的术士,几乎全都成了传奇。
  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
  事实上,从凌晨三点开始,他就已经站在这里了。
  昨晚,他被人半夜从床上叫了起来,赶往父亲宅邸。
  “您说什么?”安斯艾尔刚坐下来,听到的第一句话,就让他又蹦了起来。
  按理说,他也是独当一面的人了,虽然不能说城府深沉,但是能把他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的事情绝对不多。
  可这其中,绝不包括突然得知夜魔不是刺客、而是剑圣这等劲爆的消息。
  “没错,已经确定了,格拉德带回来的投影石也证明了这一点。”
  安斯艾尔的父亲、克拉伦斯侯爵淡淡的说:“安斯艾尔,我的儿子,我很失望。”
  “父亲大人,我、我——”安斯艾尔有心为自己辩解几句,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颓然的坐了下来。
  的确,这主要是情报人员的错误,但是,作为总负责人,对后果的责任无可推卸——更何况,企图谋杀一位剑圣,等于是与这位剑圣结下大仇。
  哪怕对整个奥托尔家族,这都是无法承担的恶果。
  “不过,总算你做事还算巧妙,这事情未必不能遮掩过去——但是,我们不可能派其他人试探这位剑圣是不是知道这一切,安斯艾尔,你要亲自去确定那位剑圣的情况。”
  克拉伦斯*奥托尔说着,站起身走到窗口,望向窗外黑暗的夜空,语气有些软弱、:“孩子,比起你一个人的性命,我们奥托尔家族的安危更加重要,你知道吗?”
  “父亲大人,我明白。”安斯艾尔低着头,回答道。
  “你去吧,去找安德爵士,与他结伴前往卡兰砣。”克拉伦斯*奥托尔头也不回的吩咐道。
  “——谢谢您,父亲大人。”安斯艾尔猛然抬头,眼中有一丝泪光。
  哪怕自己犯下如此大错,父亲依然没有放弃自己。
  父亲叫他去找安德爵士结伴同行前往卡兰砣,是让他以奥托尔家族的次子身份,成为安德爵士的朋友,这也代表父亲为了保护他,做出了最后努力。
  这其中凶险,在于夜魔的态度,如果夜魔依然坚持要杀掉自己,那安德爵士自然无法阻挡——而自己作为罪魁祸首,又是以安德爵士同伴的身份被杀掉,可以大概率的避免夜魔迁怒整个奥托尔家族。
  奥托尔家族的次子身份,多少是一层保护伞,然而真正的保护并不是这些。
  真正能救自己性命的,是夜魔不知道自己才是幕后指使者。
  夜魔可能不知道自己是幕后指使者吗?当然可能!
  安斯艾尔从未亲自出面,唯一可能泄露情况的山迪会长,更是已经灰飞烟灭,根本不可能出面指证他。
  但是,安斯艾尔知道,像是奥托尔家族这等大家族,做事从来不存侥幸心理——而一位剑圣的怒火,也不需要什么证据。
  直接交出他去,向夜魔说明他的罪过,用他来当做祭品、彻底熄灭一位剑圣的怒火才是正常操作。
  父亲现在的决定,固然把他放在剑圣的眼皮下面,但是却给了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当然不是向奥托尔家族解释,而是向安德解释,从而把这解释传入夜魔的耳朵里。
  只要自己能过得这一关,不但性命能够保住,还可以获得安德爵士的友谊。
  原本安德爵士的友谊就已经颇有价值了——那可是一位前途无量、眼看就要踏入高阶剑士境界的强者的友谊——现在再加上他背后的剑圣,这份友谊的价值,说翻了十倍都是轻的。
  ————————————
  “哈哈哈,安德爵士、爱蜜莉雅爵士夫人,你们早啊。我已经在这里等你们很久了!”
  望着走出楼道,朝花园这边走来的安德和爱蜜莉雅,安斯艾尔张开双臂,热情的迎了上去。
  安斯艾尔他们当然认识,可安斯艾尔如此热情,却让安德和爱蜜莉雅都有些不明所以。
  不过,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是安德还是和安斯艾尔轻轻拥抱了一下。
  接着,安斯艾尔转身大弯腰成九十度,抬起爱蜜莉雅的左手轻轻亲吻了一下,同时,他看见了爱蜜莉雅手指上戴着‘耐受者指环’。
  “安斯艾尔爵士,您怎么会在这里等我们?”安德有些奇怪。
  “是啊,家族里有些事需要我去卡兰咜一次,想起你们是我的朋友,我打算来凑个热闹,和你们一路同行,怎么样?感动吧?”
  安斯艾尔哈哈大笑着,他用力拍了拍安德的肩膀,仿佛两人是多年至交。
  只有缺心眼,才会一上来就努力解释误会,如果那么做,没事都能被解释出事儿来。
  安斯艾尔当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现在,想办法和安德拉近关系,才是最好的选择。
  昨晚他离开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关于这位安德爵士和夜魔的所有情报翻出来,一字一句仔细研究。
  去除掉情报人员的分析建议以后,光看客观事件的记录,安斯艾尔简直后悔莫及。
  这些情报上,明明白白记录着,安德爵士以剑术和射术出名,击杀整个盗贼团用的也不是什么刺客手段,完全是剑术和射术。
  至于那位夜魔,人家也没用过阴影跳跃这高阶刺客的招牌技能。
  从头到尾,两份有关夜魔的情报里,人家几乎都是提着剑正面硬钢的好不?这是再明显不过的剑士路线!
  真不知道这情报人员干什么吃的,竟然会评价夜魔为高阶刺客?
  如果这位情报人员现在站在安斯艾尔面前,安斯艾尔生吃了他的心都有了。
  当然,不用安斯艾尔自己生吃了他,估计这位情报人员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犯下这种低级错误,导致奥托尔家族莫名其妙和一位剑圣结下大仇,这个混蛋绝对活不过明天。
  当然,现在不是考虑别人能活多久的问题,而是努力让自己活下去。
  安斯艾尔迅速收回联想念头,专注于眼前的表演。
  “安德爵士、嗨,带着爵士头衔实在太麻烦了,我可以直接叫你安德吗?”
  “呃,安斯艾尔爵士,您这是——”
  安德有些吃惊,这位安斯艾尔爵士的热情,和他高冷的相貌着实有些不协调,昨天他还没这么热情呢。
  “嘿嘿,是不是觉得我太热情了?”安斯艾尔伸着脑袋靠近安德,在他耳边故作神秘的说。
  “你现在可是一条金大腿,我是来抱大腿的。”
  安斯艾尔的高冷帅脸上,居然能笑出几分谄媚的意思来。
  说句实话,安德已经算是小帅哥一个,自从修持到通身无垢,明澈悠远的境界之后,颜值更加提高几分,已经勉强可以算是大帅哥一枚。
  可是,比起安斯艾尔这种天生术士来说,魅力还是要差了不少——术士靠魅力吃饭可不是假的,也许有文盲的术士,但是绝对没有丑陋的术士。
  如此英俊到高冷的冰霜术士,露出这样的笑容,着实让安德和爱蜜莉雅两人吃了一惊。
  “你还不知道吗?昨晚寒风镇上,夜魔大人扫平了阴影行会!”安斯艾尔压低了声音,说道。
  “当时有一个炼金术士装死活了下来,我们有人拿到他的口供,确定夜魔大人是一位传奇剑圣!”
  “你们是不知道,当时我家那帮长辈们听说夜魔大人居然是一位传奇剑圣的时候,那是又想上来拍马屁拉交情,又觉得上杆子攀交情有失侯爵家族的尊严。”
  “这不,他们听说我昨天结交安德你们夫妇做朋友,今天就早早把我赶出来,让我想办法和你一路同行,最好相交莫逆,到时候,他们就可以通过咱俩的关系,和夜魔大人攀上交情。”
  安斯艾尔一面自黑,一面朝家族身上泼些不太脏的脏水。
  想和人拉近关系的一条捷径,就是在别人面前说另一个人的坏话——尤其是说自己家族的坏话。
  这既不损道德形象,又可以显示大家亲密无间——看,连我家的丑事我都可以和你说了,我们的关系够亲密吧?
  至于说家族想和一位传奇剑圣攀扯关系,那有啥丢脸的?
  这世界上,想和传奇搞好关系的家族车载斗量,倒是没事主动和传奇结仇的家族绝无仅有。
  安斯艾尔一边说,一边盯着安德和爱蜜莉雅的脸色变化。
  安德脸色纹丝未变,倒是身边的爱蜜莉雅惊呼起来:“安斯艾尔爵士,您说什么?夜魔老师是剑圣?传奇剑圣?”
  自从正式嫁给安德,爱蜜莉雅连罗恩*赖尔特这样的平民都肯开口叫哥哥,对夜魔自然也改口称为老师。
  “嗨,你们称呼我阿尔就好,不用叫安斯艾尔爵士这么麻烦。我们的消息应该没错,活下来的炼金术士贺德克虽然只是初阶炼金术士,但是他以前生活在王都卡兰咜,亲眼见过传奇的。”
  看到安德和爱蜜莉雅两人的不同反应,安斯艾尔觉得自己又掌握了一些情报——安德*蒂尔斯明显是知道自己老师的身份;
  倒是这位爵士夫人的惊讶不像伪装,她应该不知道丈夫的老师竟然是一位传奇。
  至于炼金术士贺德克,自然已经落入奥托尔家族掌握之下,或者说,是这位老兄屁滚尿流,求着奥托尔家族庇护自己。
  虽然如此,如果夜魔坚持要杀掉此人,贺德克的人头将立刻被送过来。
  “安德、安德,夜魔老师真的是传奇?”爱蜜莉雅用力摇着丈夫的手臂,希望能获得一个准确答复。
  安斯艾尔也把耳朵竖的高高的。
  “我不知道。”安德摇摇头:“老师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他的职业和职阶,他只是教导我剑术和体术,平时他在哪里我都不知道,除非他主动出现在我的面前。”
  夜魔这个身份,是安德的保护伞,只要一天不被别人知道夜魔就是安德,就一天没人敢打安德的主意。
  没人愿意因为一个年轻人,得罪一位隐身在黑暗中的可怕强者。夜魔被传的越强,安德也就越安全。
  “这样啊——”爱蜜莉雅有些失望。
  不过,一转眼间,她又高兴起来。
  爱蜜莉雅原本对复兴洛科威家族已经放弃,自己已经成为蒂尔斯勋爵夫人,复兴洛科威家族的重任已经交给哥哥他们。
  可是,如果能在不损害蒂尔斯家族的基础上,帮助哥哥复兴洛科威家族,爱蜜莉雅还是愿意出一把力的。
  如果夜魔老师真的是传奇剑圣,想要复兴一个男爵家族,说是举手之劳也许没那么轻飘,但是也绝不会难到哪里去。
  爱蜜莉雅觉得,如果自己有机会见到夜魔老师,以安德妻子的身份好好恳请他的帮助,也许真的有机会复兴洛科威家族——至少比哥哥他们打生打死来的容易多了。
  “安斯艾尔爵士,商队只在这里停留三天,我们现在就要出发离开格拉城,您——”
  安德打量了一下安斯艾尔,这位两手空空、服装打扮可不像是要出远门的样子。
  “请叫我阿尔!”安斯艾尔认真的说:“安德,如果你觉得我不配做您的朋友,也可以把我视为您的下属,我还是很能干的——反正我是来拉关系的。”
  安斯艾尔放低姿态开了个玩笑,然后继续说道:“我的长途马车就在外面,还有,我为你们这对新婚夫妇准备了一辆马车,保证让你们满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