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WE彩票登录网

第二百一十三章 全场目瞪口呆

WE彩票登录:都市之逍遥医仙 作者:旧桥新桥 更新时间:2019-10-10 05:18
  “小伙子,你干什么?病人还在缝合伤口呢?”
  看到陆子风就这么闯进去了,中年医生大喊了起来,赶紧冲了进去。
  吴道华和吴锦也立马冲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内,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正躺在病上,旁边有两个护士正在缝合她心口处的伤口,此刻刚好缝合好,就看到陆子风突然闯了进来,并且径直朝她们走来,两个护士直接愣住了。
  敢想开口呵斥,便看到后面跟着进来的中年医生,其中一个护士立马问道:“李医生,这人是怎么回事?”
  “小夏,快,快拦住这家伙。”
  中年医生立马对着这说话的护士喊道。
  小夏护士一愣,随后立马反应过来,张开手臂挡住陆子风,声音有些发颤道:“你......你要干什么?”
  旁边的护士接着也反应过来,还以为陆子风是要来对病人行凶的,赶紧上前,拉住了陆子风的衣服。
  被两个护士拦着,陆子风无奈的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了躺在病上的妇女,他意识集中,神识打开,顿时发现妇女的体内部,有一股淡淡的白雾一样的东西在往外飘走。
  “这是?......”
  陆子风愣住,随后看向了拦在自己前的两个护士,发现俩人体内也有这种类似的白雾。
  不过,俩护士体内的这种白雾停留在体内,并没有向外飘走。
  紧接着,他又转头,看向了中年李医生,还有跟着一起进来的吴道华,吴锦,以及后面跟进来的几个医生护士,发现他们体内都有这样的白雾。
  最后,他审视了一下自己,发现自己也有。
  他甚至还发现,年轻的护士和小锦姑娘的体内,这种白雾要更加浓厚,反观中年李医生还有吴道华以及两个年纪大一点护士,这种白雾就显得有些稀薄。
  尤其是自己体内,这种白雾要越发的浓厚。
  而躺在病上的妇女,这种白雾都快要消散的差不多了。
  “这东西难道是人的生机吗?小锦姑娘的母亲体内的生机正在一点点消散,等完全消散了,说明人也就死了?”
  陆子风心中暗暗猜测,觉得应该赶快治疗才对,要不然,真的是回天乏力。
  “两位护士,你们让开,我是来救人的。”
  陆子风赶紧说道。
  两个拦着陆子风的年轻护士一愣。
  救人?
  她们可是听李医生说,人没有救
  了,而且病旁边的心跳监护仪显示的况,也证明了李医生说的话,人已经基本接近于死亡,监护仪上只有微弱的几下跳动。
  “救人?救什么人?说了已经没有救了,你没看到病人心电监护仪上的显示器吗?”
  李医生直接呵斥道,还从未见过这种胡搅蛮缠的人。
  他都救不活,这人却偏要救,这不是故意打他脸吗?
  想说明自己的医术比他强?
  这置他这个堂堂县主任医生于何地?
  治好了,那是证明他这个主治医生的无能,医术不精。
  治不好,同样是证明对方没把他这个县主任医生放在眼里。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阻拦,岂能让一个毛头小子当着自己的面,站在自己头上拉屎。
  “小子,快给我滚一边去,连心电监护仪都看不懂,你还大言不惭要救人。”李医生大叫喝道。
  “就是,小子,看你年纪轻轻,说大话就不跟你计较了,还不快闪到一边去。”
  “心电监护仪都快停住跳动,你何德何能,就起死回生?小子,别以为懂两下医术就无所不能了,在场的医生护士,哪一个没有你有经验,赶紧出去,别捣乱。”
  跟着冲进来的一群医生护士纷纷叫嚷道,眼神看向陆子风,充满了鄙视,感觉陆子风就是一个跳梁小丑,想要表现罢了。
  吴道华和吴锦却没有心思理会这群医生的叫嚣,直接冲到了病旁边。
  妇女俩看向心电监护仪,发现显示器上趋近于一条直线,偶尔才会跳动一下,立马明白这代表着什么意思。
  眼泪瞬间哗哗直流,如同江河决堤。
  “小玲啊!你醒醒,我是道华啊,你怎么能这么快离我而去呢,你不是说还要抱外孙吗?你醒一醒啊,明天小锦就嫁人,保证让你尽快抱上外孙。”
  吴道华嚎啕大哭道。
  “妈,你醒醒,我还没有尽孝呢,你不可以走,我不许你走明白快醒醒。”
  吴锦哭得嗓子都沙哑了,整个人扑在病上的中年妇女上。
  陆子风看着实在是不忍心,他转眼看着病上的中年妇女,发现那白雾已经微乎其微了,都快要看不见了。
  “死亡的征兆已经很明显了,看来是耽搁不得了。”
  陆子风心中喃喃,也懒得理会这群医生,立马对着吴道华和吴锦说道:
  “伯父,小锦姑娘,你们相信我吗?或许我真的可以治好伯母的病。
  ”
  况万分危急,他都有些想要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救人再说,谁要是拦着自己,那就先把那人打一顿。
  “陆大哥,你......你真的可以......可以治好我妈的病了吗?”
  吴锦声音哽咽道。
  “嗯,我可以试一试。”
  陆子风说道,也不敢说百分之一百的把握。
  毕竟,他修炼的时尚短,功力还不深厚。
  “爸......要不就让陆大哥试一下吧?”
  吴锦对着父亲吴道华说道。
  不知为何,她对陆子风的话莫名的相信。
  吴道华沉吟了一下,心想,反正医生也没办法,那还不如给子风试一试。
  说不定还真的能治好。
  以他看人的标准,觉得陆子风也不像是一个信口开河的人。
  再说,开这种玩笑,对他陆子风而言貌似没什么好处。
  打定主意,吴道华说道:“子风,你要试试,那就试试吧,拜托你了。”
  “嗯,我尽力,伯父。”
  陆子风点头说道。
  他看着还拦着自己的俩护士,继续说道:“你们两个快点让开,我真的是要救人的。”
  两护士不知道该怎么办,扭头看向李医生。
  李医生说道:“胡闹,简直是胡闹。”
  说着,他扭头朝着吴道华父女俩个看去,说道:“你们两个病人家属是怎么回事?他要试,你们就让他试,这不是胡闹吗?”
  “是啊,病人家属,可不能乱来啊,虽说病人已经治不好了,但死也要死得风光一点,岂能让旁人胡乱搞,这样搞,病人死都死得不安详。”其余的医生和护士纷纷说道。
  吴道华又好气又好笑,这什么逻辑理论,脸色微微一沉,说道:“李医生,这不是你们这群医生不能治嘛,难不成你们不能治,我让别人试一试也不行?你就知道别治不好?”
  “你......”李医生气得吹胡子瞪眼,“你要试也要找一个经验老道的医生试一试啊,你找这么一个毛头小子,不是儿戏吗?”
  “小子,你是哪所医学院毕业的?”李医生对着陆子风厉声问道。
  “我不是什么医学院毕业的,你就别再说废话了,我要救人了。”
  陆子风也不客气,直接伸手一推,把拦在自己前的两个护士给推开了。
  “小锦姑娘,伯父,你们让一下。”
  陆子风快步走到前,示意吴道华和吴锦闪到一边。
  吴道华和吴锦也没犹豫,立马闪到一边。
  陆子风眼疾手快,丝毫不含糊,手掌伸出直接按在病上中年妇女的额头之上。
  同时,他快速催动体内的金色球体,一股股流如同海浪一般喷出,最后汇聚在他的手掌之上,随后被他全都打入进了中年妇女的体内。
  这一怪异的举动把现场所有人都看呆了。
  他们没有谁看过有人治病是这样治的。
  就算是中医,最快速的治疗方法那也要准备一两包银针吧?
  像最有名的‘鬼门十三针’不就是如此?
  众人心中喃喃,心思复杂。
  这直接用手按脑袋真的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自己的话被陆子风当成了耳旁风,甚至还说自己的话是废话,李医生气得口怒气大增,对着陆子风就大叫起来:“小子,你连医生都不是,还敢在这里瞎胡闹,赶快把手拿开,治病有那么治的吗?”
  可现在的陆子风正在一门心思把体内的真气打入到中年妇女的体内,哪里有空理会他。
  李医生再次被无视,气得更是暴躁如雷,对着陆子风又狠狠的骂了好几句,但陆子风始终没有理会他,就好像一拳打在了空气上,不但没有解气,心里的怒气反倒是倍增了。
  原本还想接着骂,但发现再骂那也是徒劳无功,别人根本不理会他,最后还可能把自己气个半死。
  于是他眼神放在了吴道华和吴锦父女俩人上,发泄道:“我早告诉你们俩,病人已经没救了,你们非要这么折腾,是对病人的极大不尊重,你们知道吗?还不赶快让他住手。”
  “到时候病人死了,你们可不要把责任推到我们头上,说是我们同意这样胡搞的。”
  吴锦实在是看不惯李医生骂骂咧咧的样子,忍不住顶嘴道:“李医生,你这人是不是巴不得我妈治不好,你是医生,不是杀手,陆大哥肯试一试,你应该表示支持才对,你这安的是什么心?
  还有,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妈要是真的出事了,我肯定是不会找你们医院麻烦的。”
  “呵......”李医生老脸一红,骂骂咧咧道:“好好,那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能不能治好你母亲,看他是不是瞎折腾。”
  “就是,小姑娘,要认清现实,你看那小子那个样子,像是治病的吗?”有一个年纪颇大的护士插嘴道,眼神鄙夷的瞧了一眼陆
  子风,仿佛在看一个傻子。
  吴锦看着陆子风,虽然也感觉奇怪,但是出于对陆子风的完全信任,并不觉得陆子风是在胡闹,心想:“陆大哥这样做,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这些医生不懂。”
  吴道华却没吴锦这么乐观,他努了努嘴,很想张嘴问一下陆子风这是在干什么?但转念一想,刚刚都答应让陆子风试一试了,自己也不好打扰,反正医生也治不好,那就死马当活马医,治不好也没关系,只是可怜了自己的妻子,年纪轻轻就失去了生命。想到这,他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哎,这小子真的太胡闹了,以为用手按住病人的额头就能治病了?也不知道是哪里学来的歪门邪道、封建迷信,要是治病这么容易治,还要我们这些医生干什么?每一个人生病了,在家里用手自己按自己的额头就行了......”
  李医生心中不爽,再一次骂骂咧咧的说道。
  可还没等他话说完,突然,一个年轻的护士大喊道:“你们快看,心电监护仪有反应了......”
  此话一出,现场所有人都是一愣。
  紧接着,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朝着头的心电监护仪看去,刹那间,众人全都目瞪口呆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